「啊!呼!」魯夫懶洋洋的打了個呵欠,一旁的喬巴等也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好無聊喔!都沒有魚上鉤。香吉士,我餓了!」魯夫放下釣竿。對著後方雙眼冒著愛心的香吉士說。

 

「還沒到吃飯時間!」聽到香吉士回答。魯夫只有嘟著嘴繼續舉起釣竿。

 

「好無聊‧‧‧‧‧‧,好!我絕對要釣一尾大的!」

 

「魯夫!釣竿‧‧‧‧‧‧!」正說著說著,騙人布興奮地大叫。釣竿大幅度擺動,看來有大魚上勾了!魯夫等人興奮的

幫忙騙人布拉
住釣竿,獵物似乎非常的大,猛力拉扯了好久,還是沒有拉上來。


「唷!看來真的有大魚上勾了。」娜美放下報紙,看著魯夫等人說。


「呵呵!看來是真的唷!」羅賓優雅的放下書笑著,香吉士照慣例為兩位美女傾倒。


「索隆,你下來啦?」索隆擦了擦汗,看著魯夫忙成一團。話還沒說出口,一個不明物體向著索隆飛了過去。索隆

下意識拿起愛
刀砍下去。沒想到被砍到的物體發出刺眼光亮,瞬間淹沒整艘千陽號。眾人驚呼。


「哇!」等光亮消失在海面上時,千陽號也消失在海面上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唔!這裡是哪裡?」娜美揉揉眼睛緩緩站起來。看著四周,一股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裡是‧‧‧‧‧‧可可亞西村嗎?」雖然四周的景色像可可亞西村周圍的景象,可是應該是貝爾梅爾墓的位置,上方

卻沒有任何東
西。娜美很疑惑。「我怎麼會在這邊?其他人呢?」看著熟悉的景象,娜美決定先四處看看。

「這是‧‧‧‧‧‧?我小時候的!」小時候,和莉莉所做的身高記號、懷念的欄杆、貝爾梅爾帶著自己跟莉莉去

野餐的地方,以及好
多好多記憶中出現的畫面,娜美帶著滿滿的困惑繼續往村子走去。


越接近村子,娜美心跳也越來越快。「怎麼辦!如果真的是我的村子,要怎麼辦?」想著想著,前方一個人經過。

娜美仔細看清眼前的人兒。


「這、這‧‧‧‧‧‧這不是阿健嗎?」眼前的阿健臉上沒有疤痕,「阿健臉上沒有疤痕、貝爾梅爾的墓也不

在‧‧‧‧‧‧難道,我回到了以前的可可亞西村?」想到這樣的可能性,娜美除了訝異,臉上多了一絲欣喜。


「這、這樣我說不定可以去救貝爾梅爾了!」想到這邊,雙腳不自覺往自己的家走去。走著走著,一個小小的人兒

從一旁的樹叢竄出,撞上自己。


眼前的俏人兒,正是自己最親的人之一。「莉莉!」娜美打算開口時,小號的莉莉先開口了。

「大姐姐,請問你有看到一個橘髮的女孩跑過去嗎?」

「橘髮?」那美還沒反應過來。

「對、她的頭髮跟你一樣,跟我差不多高。」莉莉很著急的樣子。

娜美恍然想起莉莉說的是跟
貝爾梅爾吵架後跑出去的自己,「對了,莉莉不知道我是誰。大家也都‧‧‧」壓抑住

見面的喜悅,娜美思考起一些事情。


「她、她往那邊去了!」娜美指向自己當年所跑的方向。

「謝謝妳!」莉莉的聲音消失在娜美所指的方向。只有娜美一個人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如果、我現在趕過去,就

可以救
貝爾梅爾了‧‧‧‧‧‧,可是‧‧‧‧‧‧。」


在這個時候,在家的方向傳來槍響。「
貝爾梅爾!」不管是不是可以救貝爾梅爾,也不管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只

要一想到自己的母親,娜美一股腦往家的方向衝過去。一路上,娜美的眼淚不住流出來。


「貝爾梅爾,你要等我!我不是故意要那樣說的,我最喜歡妳了,妳知道嗎?這些年來我一直都在後悔!」跑到橘

子園附近時,當年的自己跟莉莉正哭著跑向貝爾梅爾。此時惡龍及同夥正抓著貝爾梅爾。


「妳們知道嗎?儘管我們沒有血緣關係,我們之間卻是跟真正得家人一樣。娜美、莉莉,我愛妳們!」貝爾梅爾抱

著兩人,堅毅的臉龐上露出笑容。


「啊!‧‧‧」娜美想上前,人卻無法移動半分。「為什麼?」接下來的畫面,娜美再清楚不過。更因為如此娜美

拼了命也想要阻止。好不容易,腳稍微可以動了,娜美拿出天候棒準備衝出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時有一雙手拉住娜美。


「索隆!」索隆對著她搖搖頭,娜美想擺脫,索隆卻是抓的緊緊的。

一聲槍響,貝爾梅爾如同當年一般倒在眼前,眼淚如潰堤般再次流出來。娜美想閉上眼,索隆握住娜美抖動的雙

肩,要她仔細看
著。「為什麼?為什麼不讓我過去?也不讓我逃避?」娜美又傷心又憤怒。

「妳看!」索隆語氣平淡。娜美朝貝爾梅爾的方向看過去,此時貝爾梅爾居然是看著自己的!貝爾梅爾的雙唇微微

開啟,似乎在說著什麼。

「繼續‧‧‧往前,我最愛的女兒‧‧‧」貝爾梅爾笑了。

「怎麼?」娜美看著倒在地上的貝爾梅爾,回頭看了看索隆。


索隆跟娜美默默的離開可可亞西村,兩人沉默很久。娜美忍不住開口。

「索隆,你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嗎?」

「不知道!」索隆繼續走著。娜美見沒有頭緒,跟著索隆的腳步。十幾分鐘以後,索隆停了下來。

「怎麼了?」眼前,是貝爾梅爾的墓。當年的小娜美也在。娜美看到自己,走了過去。

「小妹妹,你怎麼會在這裡?」小娜美沒有回頭,從抖動的雙肩仍看的出小娜美在哭。

「這是誰的墓?」小娜美愣了一會兒。細細的童音在風中傳來。

「我的母親‧‧‧」看到這樣的自己,娜美忍不住大聲說出來。

「不管她是不是離開妳,你都不應該在這邊哭泣!」

「可、可是她是我害死的,村子也都沒救了!」娜美看著自己左肩上面的惡龍刺青。想到自己當時的無助悔恨。眼

神溫柔了起來,「這是我當年的想法‧‧‧」娜美捧住小娜美的臉,堅定的說。


「妳的母親是為了保護妳跟莉莉這兩個最愛的女兒而死,她覺得很值得。而且,人只要活著就有希望。沒有人會為

了妳加入惡龍就厭惡妳的!妳要堅定的活下去!」小娜美聽到娜美所說的話,張大了眼睛。

「大姐姐,妳怎麼‧‧‧‧‧‧?」話還沒說完,娜美及叢樹後面走出來的索隆,都開始發光。

「回家以後,找找橘子園西邊數來第12顆樹‧‧‧」索隆跟娜美消失了。小娜美重覆著娜美所說的。

「第12顆‧‧‧‧‧‧」



「唔‧‧‧‧‧‧,我?」娜美睜開眼,是魯夫及大家的頭。娜美坐了起來。

「我怎麼?」

「我們剛剛,好像都回到以前的記憶裡面了。」羅賓面帶微笑,眼角仍看得出淚痕。

「羅賓!」大家也都若有所思。

一陣『咕嚕』聲打斷了大家,魯夫無辜的摸著肚子。

「我肚子好餓喔!可以吃飯了嗎?」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佛朗基。

「再想那些,也都是過去的回憶,起碼,我們現在在一起!」

「對啊!我們可是夥伴耶!」喬巴咧開嘴笑。

「請各位等一下,30分鐘後開飯!」眾人聽到香吉士所說的話,大家都笑了,各自走出醫護室。

「太好了!有肉!」

「魯夫,你不准過來偷吃!」

當索隆打算離開醫護室時。娜美叫住索隆。

「索隆,謝謝你‧‧‧‧‧‧!如果‧‧‧‧‧‧」
索隆只是摸了摸娜美的頭,走出醫護室。

「夥伴呀?嘻嘻!貝爾梅爾,你看到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虛紫 的頭像
虛紫

虛紫&B.W的無責任垃圾堆

虛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