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索隆!」

 

「嗯?」在瞭望台的索隆回應了一聲,這個時間不睡覺,跑出來做什麼?

 

 喬巴看著瞭望台,膽怯的問著。

 

「你很喜歡香吉士嗎?」

 

「誰喜歡那個傢伙啊!」索隆訝異於喬巴的問題,從瞭望台下來。

 

「你是哪根筋不對?問這奇怪的問題?」看著喬巴的臉,張著大眼認真的模樣,不像是開玩笑。抓了抓頭髮。

 

「魯夫、騙人布!不要跟喬巴亂說!我怎麼可能會喜歡那個好色傢伙!」

 

 身後的門悄悄打開,是香吉士。

 

「知道了!臭劍士!」索隆沒想到是本人,愣了一下。

 

「知道就好!你這好色捲毛!」原以為香吉士會回嘴,香吉士只是向廚房比了比。

 

「晚餐有多餘的湯!要就進來喝!」香吉士叼著菸消失在門後。喬巴拉了拉索隆的衣角。

 

「是娜美要我問的!」索隆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香吉士背影消失門後,若有所思。

 

 

「早啊!各位!」隔天早上,大夥在餐廳用早餐。香吉士照慣例『更正』魯夫的禮儀。

 

「娜美小姐跟綠藻頭呢?」

 

「呼嚕惡阿米哩嘎假反!」魯夫含糊不清的說。

 

「嘴巴有東西不要說話!」順手將喬巴被搶走的食物奪回,給了魯夫一腳。

 

「他們在甲板喔!」羅賓優雅的拿桌巾擦了擦嘴。

 

「還是小羅賓最好!」香吉士拿起桌上早餐。很明顯的,是給娜美的那一份。

 

「只拿一份?索隆呢?」騙人布也吃飽了。

 

「管那臭綠藻!他等等會自己過來吃!」

 

香吉士拿起早餐往甲板走去。快到甲板時,香吉士聽到娜美跟索隆在談天。

 

「你真是不老實!明明就有感覺還不承認!」娜美高亢的聲音從甲板傳來。

 

「才沒有!」索隆否認。

 

「騙人,你明明就‧‧‧‧‧‧」娜美說到這就沒聲音了。香吉士好奇的往甲板窺視,索隆托住娜美的臉頰吻著她。香吉士只覺得一陣不快,端著早餐悄然離去。

 

香吉士在廚房洗著碗盤,一邊想著剛剛的畫面,一陣不快的情緒又起。「我怎麼會有生氣的感覺呢?他們在一起不是一天兩天了!我在在意什麼?一定是因為索隆對娜美小姐很粗魯!對!一定是這樣!」

 

就在香吉士思索著剛才的情況時,索隆推門而入。

 

「臭廚師,有沒有東西可以吃?」

 

「怎麼可能會有東西給你吃,剛剛你沒過來都被魯夫吃光了!」

 

「啊?該死!真的都沒有東西可以吃嗎?」索隆癱坐在椅子上,摸著肚子。

 

「喏!只有這個!」香吉士從冰箱端出剛冰起來的早餐,是索隆那一份早餐。

 

「還是有的阿!謝啦,臭廚師!」索隆大口吃起來,看著索隆的吃相,又想到剛剛的畫面。

 

「等等要收拾!」不快的情緒又起。香吉士想出去透氣。

 

「等等,香吉士!」

 

「嗯?」索隆將手伸向香吉士的臉,輕輕摸著香吉士的臉。香吉士愣住了,一瞬間似乎在期待什麼。

 

只見索隆將香吉士臉上的飯粒拿了下來吃掉。

 

「飯粒!虧你還一直說魯夫吃相不好!」索隆咧開嘴笑。

 

「你這白癡!紳士的臉是給臭男人亂摸的嗎?是討架打嗎?」廚房裡傳來打鬥聲,兩人打了起來。

 

「我只是把飯吃掉而已!你反應那麼大幹什麼!你這花癡廚師!」

 

雖然兩人在打架,可是兩人的嘴角,似乎都微微上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虛紫 的頭像
虛紫

虛紫&B.W的無責任垃圾堆

虛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