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一個人站廣場中央,周圍都被血跡染紅。

 

「索隆,你沒事吧?」其他人在與大熊的戰鬥後陸續醒來,向索隆走近。

 

「什、什麼事都沒瑀……!」索隆回答,香吉士打算再說什麼,只見索隆身子搖

 

晃了一下,直直向後倒了下去,眾人驚訝。

 

「索隆!」娜美大叫從床上坐起來,擦了擦臉上的汗。娜美看了看四周,是自己

 

的房間。呆坐了一會,凌晨時分,秒針走動的聲音清晰可聞。娜美慢慢的拉回思

 

緒,告訴自己這只是夢境。

 

過了一會兒,娜美下床,走向窗邊。一抹熟悉的身影頓時讓娜美的神色黯淡了下

 

……

 

 

 

在那幾天前……。

 

索隆醒來後幾天,魯夫一行人和被解放的海賊們持續狂歡,娜美走到船頭吹海風

 

消消酒氣。

 

「呼!滿嘴都是酒味,好像喝太多了!」夜晚地海風徐徐的吹,娜美迎風享受,

 

銀白月光下,美人更顯嬌豔。腳步聲自身後傳來,娜美回頭一看,是索隆。

 

 「索隆!」見到索隆,嘴角不自覺畫出弧度。但,索隆嚴肅的表情讓

 

娜美隱約感覺不對勁。娜美停住腳步。

 

索隆走向娜美握住娜美的手腕。當娜美正想開口,索隆說話了。

 

「娜美,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說。」索隆注視著娜美的臉頰,眼神有著濃濃

 

不捨,索隆凝視著娜美好久好久。凝結在空氣中的時間。讓娜美不安的預感,

 

隨著烏雲遮月,慢慢地充斥整個心頭。

 

一陣狂風刮來,索隆的一字一句讓娜美的美目逐漸張大,微醺的臉頰也漸漸刷

 

白。這時,魯夫自船大廳探出頭來。吆喝著。

 

「索隆!我們還沒喝夠耶!騙人布和佛朗基他們都在等你!」

 

「等你們倒地我也還能喝呢!」索隆應和魯夫,魯夫看到索隆旁邊的娜美。

 

「娜美!走吧!喝酒喝酒!」這時,索隆一把將魯夫拉進船艙。

 

「我跟你喝,不要到時候抓別人來擋酒!」

 

「我哪有啊!我只是……

 

娜美沒有回頭,依舊將身體倚在欄杆邊望著遠方。過了幾個鐘頭,羅賓從船內走

 

出,看到娜美站在外頭。體貼的拿了件外套走過去。

 

「羅賓,我等等就進去了,現在,我想ㄧ個人吹吹風。」娜美沒有回頭,羅賓微

 

笑將外套披在娜美身上,就回船內了。

 

「晚風很涼,小心著涼了!」

 

此時,月亮從烏雲中解放,映照在娜美白晰的臉上。在風中,有著細細地淚珠飄

 

著,娜美喃喃自語。

 

「為什麼……?為什麼要忽然跟我說這個?」

 

起風的同時,索隆握著娜美的手腕,慢慢的說著。

 

「我是個修羅,一輩子注定沒感情的修羅……。忘了我們的一切吧!」

 


 

 

 

幾天後,魯夫等人告別羅拉等人,離開了魔鬼。三角地帶。

 

一天早晨,香吉士哼著歌準備料理,娜美推門走了進來。

 

「小娜美!早安!」香吉士興高采烈的跟娜美打招呼,娜美靜靜的走向飯桌,感

 

覺到娜美沒有什麼精神,倒了一杯柳橙汁給娜美。娜美看了看香吉士,彷彿

 

有話想跟香吉士說,咬了下嘴唇,握緊雙拳硬是將話吞了回去。

 

「怎麼了,小娜美?」一盤香噴噴的培根蛋上桌,香吉士熄掉煙問娜美。娜美只

 

是搖頭。此時,其他人陸陸續續走了進來,香吉士起身料理其他人的早餐。


「香吉士、娜美,早安!」
「早安!羅賓,今天想吃什麼?……喏!魯夫、騙人布,這是你們的早餐!」香

 

吉士將羅賓特製的早餐端上桌以後,順手把一邊塗了果醬的吐司遞給魯夫跟其他

 

男生。

「咦?索隆呢?」嘴中塞滿吐司的魯夫問,娜美僵了一下,微微豎起耳朵聽。騙

 

人布一把將魯夫在餐盤上的手打掉,看向一旁的布魯克。


「呃……,早上我起來的時候,看到索隆正在練劍。原本想跟他比劃兩招的,等

 

到我走近的時候,我的媽阿!索隆的舉動嚇到我眼珠子掉出來了!雖然我早就沒

 

有眼珠子了………!哇!我說我說!」布魯克又開始說冷笑話時,羅賓冷冷的殺

 

意嚇的讓布魯克改口。布魯克抓抓頭髮,喝了一口水。


當布魯克要往餐廳走去,聽到甲板有聲音,好奇的朝甲板走去。接近甲板,熟悉

 

的呼喝聲越發清晰,布魯克心想,索隆這麼早在練劍?我去跟他過幾招好了。

 

布魯克走上甲板,果不其然是索隆!正打算過去打招呼時,索隆奇怪的舉動讓布魯克停下腳步。

 

「索……!」索隆瘋狂的砍著木靶,從他滿身的汗水看起來,索隆應該已經在甲

 

板上待了一段時間。可是,他的表情卻不像是練劍時該有的表情。布魯克注意到

 

索隆口中喃喃地唸著什麼。

 

「可以的!一定要……忍住!

 

索隆滿滿的殺氣跟喃喃話語,索性一刀斬斷整個練習靶,大吼:

 

「啊啊啊啊啊啊啊……!」

 

布魯克靜靜地從一邊離開。

 

「這些,就是我剛剛看到的。」布魯克手一攤,拿起桌上的果汁喝了一口。騙人

 

布疑惑的問。

 

「這傢伙他是怎麼了?」眾人搖搖頭,接下來的時間,飯桌上一片沉靜,有的只

 

是餐具跟碗盤的碰撞聲。

 

魯夫解決了早餐後,站了起來。

 

「他會有自己解決的方法。」說完,魯夫就離開了。

 

過了一會兒,大家都離開了餐廳,只有娜美還坐在位置上。香吉士收拾好碗盤,

 

走到娜美對面坐了下來。

 

「說吧!剛剛想跟我說什麼?」娜美慢慢的抬起頭,輕輕的說:

 

「香吉士,當……一個人。我是說,假如、假如喔!」

 

「假如……一個人希望你忘記你跟他之間的所有,是為什麼?」

 

這時,門『碰』的一聲打開。索隆走了進來,娜美低頭停止說話,雙手緊握著。

 

 

「綠藻頭,你還會餓肚子啊!」

 

索隆坐了下來,香吉士將吐司端了過來。注意到索隆無視娜美,娜美低頭不斷的

 

把玩手指。香吉士坐了下來。

 

「搞什麼!都這麼晚了現在才來?」

 

「早上『稍微」練了一下,沒注意到時間!」

 

索隆拿起吐司就吃,拿起杯子,逕自越過娜美拿起桌上的果汁,彷彿娜美不存在

 

似的。娜美僵住身子,索隆仍然是自顧自的繼續吃喝;一不小心,果汁濺倒在桌

 

上,香吉士從水槽隨手拿了條抹布丟了過去。

 

「綠藻頭,給我擦乾淨!哎呀!娜美,抱歉!」一不小心,香吉士沒丟好,抹布

 

掉在娜美的腳邊,娜美撿起要遞給索隆,索隆只是接過不看娜美一眼。一股錯愕

 

的神色從娜美臉上一閃而逝,娜美慢慢地坐了下來。在一旁的香吉士叼著菸看著

 

眼前的狀況。

 

『到底怎麼了?索隆真的有點奇怪……。』

 

「娜美?」娜美站了起來,快速的走了出去。香吉士正想問的時候,索隆也起身

 

走出去了。留下香吉士一臉錯愕站在原地。

 


 

 

 

幾天後的午後,魯夫及騙人布一伙懶洋洋的坐在欄杆旁邊釣魚,娜美在替橘子園

 

除去雜草。拔著拔著,娜美又想到前幾天在餐廳發生的情景。

 

『為什麼他要這樣?發生了什麼事嗎?』

 

娜美專心思考,沒注意天氣改變了;烏雲慢慢的向千陽號接近,風慢慢的開始變

 

……

 

『難道,我做了什麼事情嗎?不可能……』

 

娜美沒發現天氣改變,直到雨滴打到娜美的臉上。不遠處已經可以清楚的看到大

 

範圍的暴雷雲群。

 

「啊!該死!索隆、騙人布!大家……」娜美邊跑向視野良好的地區並叫喊著其

 

他人,千陽號已經非常接近暴雷區的四周了。娜美當下立即開始指揮。

 

「喬巴,左滿舵到底!騙人布把二號帆升起來,魯夫,去收起四號帆!」

 

「哇!」娜美大叫,大夥兒往娜美看過去。一陣驟風加上濕滑的地板讓娜美來不

 

及站穩,腳一滑,沒來得及捉住欄杆,往下摔了出去!

 

「看我的,橡膠橡膠……!」魯夫伸長手要去拉住娜美。

 

「哇!」索隆一把扣住娜美的腰。娜美半驚嚇的縮在索隆懷中。索隆看著娜美,

 

臉上的表情凝重了一下,不等娜美反應過來,索隆輕輕的將娜美放下就往3

 

桅桿攀爬了上去。

 

『剛剛……,他的表情?』

 

甩甩頭,娜美收起心中的失落,繼續指揮其他人。

 

當天夜裡,輪到索隆守夜。

 

萬里無雲,只有一輪滿月陪著索隆,索隆從懷裡取出一個東西在手中把玩。小東

 

西在月光照映下反射出光芒,是一個金色的鈴鐺。

 

「娜美……!」索隆看著鈴鐺,臉上銳利線條在瞬間柔和了起來,原來手中的鈴

 

鐺是娜美的東西。索隆閉起雙眼,像是在回味什麼,抿直的線條不自覺的往上揚。

 

過了一會兒,索隆張開眼,看著下午抱過娜美的那雙手,表情轉為憂傷。

 

「當你出名時,想保護的那個人往往無法保護!」昔日的話語,冷冷的迴盪在索

 

隆心中。

 

身後傳來的呼吸聲,將索隆的意識拉了回來。娜美站在身後,索隆想離開,娜美

 

拉住索隆。

 

「不要走!明明……,明明還是喜歡,為什麼?」索隆只是頓在原地。

 

「你還留著,我的鈴鐺!」娜美不甘索隆沉默。索隆,緩緩的舉起握著鈴鐺的手,

 

將鈴鐺展示在娜美眼前。在月光的照耀下,鈴鐺閃閃發亮,鈴鐺從索隆手中往上

 

形成一道拋物線。刀,出鞘。

 

「不再……是了!」

 

斷成兩半的鈴鐺,在夜空中劃出漂亮的弧度後隱沒在漆黑處。

 

隨著鈴鐺的掉落,索隆冷冷的看著娜美,娜美張大雙眼看著索隆,淚水不聽話的

 

從臉頰滑落。索隆看著娜美一會兒,轉身打算離開。走了幾步,娜美拉住索隆,

 

想要說些什麼,卻無法發出聲音。索隆想掙脫,試了幾次,娜美仍然死命的抓著

 

索隆不肯放手。

 

心一橫,索隆用力甩開娜美,沒有想到索隆會這樣的娜美跌坐在地上。

 

「索隆,你在做什麼?」魯夫走了出來,看到兩人的互動,而且娜美居然哭了!

 

「沒有!」索隆走向船艙,魯夫抓住索隆的肩頭。

 

「那娜美怎麼在哭?」索隆甩開魯夫的手。

 

「不干你的事!」說罷,轉身走向船艙。魯夫錯愕了一下,準備攔下索隆。

 

「你……!

 

「娜美?」一回頭,娜美拉住魯夫的手,搖搖頭。

 

「魯夫……,我只是有東西跑到眼睛裡面,等等就好了。」

 

「那……索隆剛剛有推你?」娜美擦著眼淚,笑著說。

 

「那個……那是剛剛我不小心跌倒的!」

 

「真的沒事?」魯夫仍然很懷疑,娜美搖頭。

 

「沒事啦!你是不是肚子餓了?去找香吉士吧!」娜美半推著魯夫走進船艙。

 

 


 

 

幾分鐘以後,香吉士走了出來。

 

另一方面,娜美跟魯夫走到大廳,喬巴及羅賓等人在打牌。佛朗基見到魯夫臉臭

 

臭的。

 

「魯夫你怎麼了?」還沒答話,剛進門的香吉士順口接話。

 

「他肚子餓!」香吉士順手將一盤香噴噴的義大利麵端給魯夫,魯夫高興的開動。

 

「好香喔!香吉士,這是給我的?」魯夫話還沒說完,眼前的食物已經少了一半。

 

「娜美?」娜美才坐了一會兒,就起身離開。

 

「我……我想睡了,晚安。」

 

香吉士若有所思的看著娜美離去的身影。

 

索隆房內。

 

索隆躺在床上,反覆想著剛剛的情景。喃喃自語。

 

「忍耐……,再一下子就可以了!

 

在恐怖三桅杆,索隆向大熊請求以自己的腦袋代替時。

 

「我將他身上的疲勞及痛苦都逼出來,放在你的身上,既然你要以命來抵,就照

 

你說的。依你現在的傷,你的身體也撐不住。」大熊抓起魯夫從魯夫身上逼出一

 

個圓形的球體。

 

「試試看吧……」大熊將一個較小的球體彈向索隆。無限地痛楚從身體四面八方

 

擴散,五臟六腑如同被不斷絞弄,索隆忍不住跪在地上。

 

「我們……換一個地方好嗎?」索隆看了看娜美的方向,向大熊請求,大熊點了

 

點頭。找了個適當的地方。

 

「來吧……。」索隆深吸一口氣。

 

『犧牲自己總比夥伴們少了船長。只是,克伊娜……對不起。

 

「羅羅亞‧索隆,如果你活了下來,我有個忠告給你。」

 

大熊一邊說一邊將從魯夫身上所彈出的大球體分割幾塊下來。

 

索隆錯愕,大熊繼續說了下去。

 

「成為出名的海賊後,有些情感必須捨棄。不管你再強大,還是會無法守護那個

 

人的一天,不如成為無包袱的修羅」大熊看著剛剛索隆看過去的方向,正是娜美

 

的位置。

 

『難道……,他!』

 

索隆隱約有不安的感覺,大熊將疲累及傷痛的球體彈向索隆……

 

『娜美……

 

索隆看著大熊走向娜美,接下來的只是一片漆黑……

 

『在那之後……他到底做了甚麼?』

 

索隆,看著天花板。娜美哭泣的臉龐始終留在腦海中。

 

『真該死……』

 

 

 

之後的日子,娜美跟索隆兩人幾乎沒有接觸。

 

過了幾天,千陽號在一座島靠岸。大家依抽籤分組去採買補貨,由於船有些地方

 

需要修繕,騙人布跟佛朗基自願留了下來。其他人抽籤的組合是:喬巴跟羅賓

 

、香吉士、魯夫和布魯克、娜美跟索隆。

 

「好耶!布魯克,我們一起去吃肉!」魯夫在船上憋了好久,一抽完籤就迫不及

 

待地拉著布魯克一溜煙的不見了。

 

「嘿嘿嘿!我可以跟羅賓一起去逛書店了。」

 

「呵呵呵!我也是阿,喬巴。」

 

「還有我……小羅賓!」香吉士雙眼冒著愛心的朝著羅賓及喬巴跑去,佛朗基和

 

騙人布也轉身去船艙準備開工,只剩娜美跟索隆兩人站在甲板上。

 

 

「走吧……」索隆打破沉默,娜美默默地跟在索隆後方思考。

 

『為什麼偏偏要抽到他?』

 

娜美跟著索隆,走著走著,四周的景色越來越荒涼……。眼前的索隆率先停了下

 

來,娜美一把撞了上去。

 

「怎麼了……?」索隆停住不動,看了看週遭,娜美恨不得打自己。

 

『我居然忘了……。』

 

娜美嘆了一口氣,專心想找回去的路,卻發現前面的景象……

 

「索隆!

 

索隆正要回頭,娜美越過自己衝了出去。

 

「前方有遺蹟!我們去看看,快來!」

 

索隆征了一下,起身追娜美。一路上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她總算有點精神了!』

 

娜美順著種種蹤跡及直覺往前走,索隆在後方跟著。過了一會兒,索隆又不小心

 

的迷路了。

 

「咦?娜美呢……現在,我要往……這邊好了!」

 

索隆走向跟娜美反方向的路。另一方面,娜美到達遺蹟門口了。娜美興奮的回頭

 

一看……,索隆不見了!

 

「那傢伙……,又來了!」娜美在周圍繞,想找出有沒有索隆走過的痕跡。結果

 

是一無所獲。

 

『他還是一樣路痴,連跟人都會走丟……,放他一個人應該……回得去吧?』

 

甩了甩頭,娜美重新振作了起來。

 

「不可以再這樣了,振作一點!財寶,我來了!」

 

娜美走進遺蹟。

 

另一方面,索隆走到一口荒廢的古井邊坐著。

 

「好奇怪,為什麼路還沒到盡頭?我記得往這邊阿!」

 

休息了一會兒,索隆打算繼續找娜美的蹤影。

 

「好!走吧!……哇!」

 

一起身,採到不知名的物體,索隆的腳一滑,往井裡摔了進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虛紫 的頭像
虛紫

虛紫&B.W的無責任垃圾堆

虛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