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巴跟羅賓從書店走了出來。

 

 

「船醫先生,有沒有找到什麼喜歡的書?

 

喬巴很高興地將手中的書拿給羅賓看。

 

「就是這個!布巴克先生寫的草藥大全!我找了好久好久!羅賓你呢?」

 

羅賓笑笑著搖搖頭。

 

「我還沒有看到喜歡的……

 

話還沒說完,街上騷動了起來。

 

「聽說又有人闖入遺跡了!」

 

「唉!又多了一條冤魂,那邊是假遺跡,裡面住滿了怪物!」

 

「對啊!而且陷阱很多,一不小心就可能會喪命!」

 

「聽說這次進去的是一男一女的樣子!」

 

「似乎傷的不清!」

 

羅賓跟喬巴聽見路人的對話,互看一眼。

 

「不好意思!請問受傷的人現在在哪?」

 

 

 

在遺跡深處,娜美摸索著四處。

 

「唉!找了那麼久!連一點財寶都沒有發現!」

 

嘆了口氣,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下休息,拿出袋子中的食物充飢。

 

『索隆不知道會不會有問題?算了……,他都不理我了,我還想那麼多做什麼?』

 

一段時間後,娜美準備繼續尋找寶物,這時不遠處傳來一陣動物低吼,引起娜美

 

的注意。靜靜的待著探察聲音的來源,聲音是從後方傳來的,正隨著喘氣聲接近

 

中。娜美緊張了起來,拿起氣候棒悄悄的往後退。

 

「啊!」

 

沒注意到身後的石頭,娜美跌倒了,不知名的野獸好似聽到聲音快速的往娜美的

 

方向奔來。是一頭半龍半羊的野獸!石獸發現娜美,吼叫了一聲,往娜美撲來。

 

娜美勉強閃過,緊握著天候棒,想要還擊。

 

 

一棍打向石獸沒打中卻無意中撥起一旁的沙土,霎時,大量灰塵石礫揚起,娜美

 

盯著著石獸的位置,等到灰塵都沉下時。石獸站在原地盯著看著娜美。

 

石獸再次往娜美身上撲了過去,娜美勉強擋下第一下,石獸又一爪,將娜美的天

 

候棒打掉了。

 

『啊!我的天候棒!』

 

娜美手上沒了武器,石獸再度撲向娜美。娜美閉上眼睛。

 

『索隆……』

 

「獅子‧歌歌!」

 

索隆從一邊衝了出來,一下就將石獸解決了。揀起娜美的天候棒,走向娜美。

 

「你這個笨女人!你、你……!

 

索隆開口想罵娜美,看到娜美害怕的表情。話,又一古腦兒的吞了回去。扶起娜

 

美。等娜美心情平穩一點。

 

「航海士小姐,現在該往哪邊走?」

 

娜美指了一個方向,兩人沉默的往深處走去。娜美想著剛剛索隆叫她的稱謂,苦

 

笑了一下。

 

『航海士小姐……,他從來沒有這樣叫過自己!』

 

走了很久,四周還時都沒有財寶的跡象。娜美坐在一邊,皺著眉頭。

 

「難道……,這裡已經被挖空了?」

 

雖然不希望是真的,事實好像是娜美所想的那樣,不得不承認又氣不過,粉拳用

 

力往牆壁上一打。

 

「索隆!回去吧!」

 

索隆突然上前,抱住娜美,這個舉動嚇到娜美,娜美想推開。一陣巨響,牆壁往

 

自己跟索隆的方向倒下來。

 

娜美居然打到了牆最脆弱的一角!短短的時間內石塊大量崩塌,來不及逃跑,兩

 

人被埋在石礫裡面了。

 

 

 

另一方面,羅賓跟喬巴找到了闖入假遺跡而受傷的兩人,確認不是娜美跟索隆後

 

兩人鬆了口氣。

 

「還好不是他們兩個!」

 

喬巴鬆了一口氣,羅賓微微笑著。此時,魯夫等人從一邊過來了。

 

「親愛的女士,遇到你,這是我們之間的緣分嗎?」

 

「呵呵,還真巧!」

 

「剛剛我們看到你們,就跟過來了!發生甚麼事情了嗎?

 

魯夫看著前方受傷的人,好奇的問道。羅賓跟魯夫等人解釋。

 

 

「是這樣喔?難怪你們會以為是娜美小姐跟臭綠藻!」

 

香吉士恍然大悟,一旁的布魯克提了一句。

 

「可是,剛剛在街上好像都沒有碰到娜美小姐他們,可能真的有過去那邊?」

 

「恩……,我也想去看看假的遺跡,去問問看這邊的人好了!」

 

羅賓思索了一下說。

 

「等等我!娜美小姐!我來找你啦!」

 

「肉!要帶肉過去!」

 

一行人吵吵鬧鬧的向假遺跡前進。

 


 

 

「嗚……好痛!」

 

娜美跟索隆被埋在石塊之下,睜開眼,眼前一片漆黑,耳邊傳來索隆的呼吸聲。

 

娜美只感覺到索隆壓在自己身上,試著動了動,周圍好像都被封死了,無法動彈。

 

『我們……被埋起來了嗎?』

 

在黑暗跟密閉的空間中,娜美感到害怕,身上的索隆從剛才到現在都沒出過聲,

 

更加深了娜美的恐懼。

 

「索……索隆,你沒事吧?」

 

娜美不停地叫著索隆,想確認他是否清醒。叫了好幾聲。索隆都沒有回答,只有

 

兩人的呼吸跟娜美的叫聲。過了好幾分鐘以後。

 

「我沒事……

 

索隆終於有了回應,娜美這才稍微安心。

 

『嗚……我的傷口,好像……裂開了。難道只能到這了嗎?』

 

索隆思索著,剛剛被石塊一砸,之前才癒合的傷口好像都裂開了,現在身體沒有

 

辦法使出力氣。勉強撐住已經是最大極限了。而且下方還有娜美在。

 

『如果……,能夠就這樣抱著,多好,不用看到索隆的冷淡了……』

 

有那麼一瞬間,娜美貪戀著索隆身上的溫暖,直到一絲血腥味鑽入了娜美的意

 

識。索隆的溫暖……,不對!索隆體溫好像越來越低,從一開始,血腥味一直都

 

在兩人之間瀰漫,只是慌張的娜美沒有去注意到。

 

『索隆的傷口裂開了,還一直使力撐著……。』注意到這一點,娜美害怕了。而

 

擋在上方的索隆……。

 

『身上的傷口不算什麼!起碼……要讓娜美出去!』

 

傷口的痛楚及流失的血液加上越來越稀薄的空氣讓索隆幾近失去意識。在這個時

 

候,娜美咳了幾聲。拉回索隆意識。

 

『再這樣下去,我們都別想出去了……!』

 

「索隆……?」耳畔傳來娜美的聲音。

 

「索隆,你逃出去吧!我一個人可以逃脫的。」

 

娜美很少這樣溫柔對自己說話。一咬牙,開始用力,索隆的血慢慢浸溼了自己衣

 

服上。

 

「不、不要!」

 

索隆猛然一使勁,新鮮的空氣湧入鼻腔,娜美看著索隆全身是血站著,一個蹌踉,

 

索隆身體軟了下去,娜美扶索隆躺在大腿上,索隆無意識地的看著她,臉上帶著

 

笑容。將那天的事情告訴了娜美。

 

「我一直都……害怕他做了甚麼,所以我選擇捨棄……

 

「怎麼會!那……他到底做了甚麼?」

 

索隆搖搖頭,眼睛慢慢閉上。還好,只是昏了過去,還有呼吸!娜美的眼淚,又

 

再度奔流不止。

 

看著沒有意識的索隆,娜美咬牙。

 

「索隆你撐著,我會帶你去找到喬巴。」

 

娜美努力撐起索隆,搜索著出口。這時,一頭石獸出現在眼前,擋住娜美跟索隆

 

前方的路。

 

「真該死!偏偏這時候遇到你,沒辦法了。」

 

娜美將索隆靠在一邊,舉起天候棒。

 

「冷氣泡……啊!」

 

娜美被石獸抓傷右腳,娜美忍著痛將海市蜃樓使了出來,石獸搞不清楚哪一個是

 

真的娜美,胡亂抓著,娜美開始操弄著眼前的氣候。石獸倏地往娜美方向又是一

 

爪,娜美撐住受傷的右腳,看了索隆一眼。

 

「氣候是……焚風!」

 

一陣炙熱直逼娜美跟石獸,石獸不受影響,撲向娜美,狠狠地再次抓傷娜美。娜

 

美忍著痛。快完成了。

 

「氣候……大雷雨!」

 

只見石獸跟娜美雙雙遭到雷擊。從一開始氣候不斷冷熱交替,石獸身體耐不住溫

 

度急遽變化開始崩解,娜美也因為電擊快失去意識了。

 

娜美往手臂重重咬下去,恢復些許意識,扶起索隆,又一頭石獸出現,娜美面如

 

死灰,閉上眼,準備迎接石獸。

 

……?

 

沒有預期的感覺,娜美睜開眼,只看到索隆衝出去,將石獸撞到角落。自己也跌

 

向一旁,石獸惡狠狠望著索隆。娜美跑過去扶起索隆,石獸衝向兩人……

 

然而不知道是遺跡年代已久,還是娜美剛剛對付石獸的威力對遺跡產生了影響,

 

遺跡開始崩壞,娜美跟索隆被落石淹沒。

 

「呼……哈!呼、呼!咳咳……咳咳咳!」

 

娜美帶著索隆從森林中的一座湖中冒了出來,兩人安全了。娜美欣喜的看著四

 

周。搖了搖索隆,卻發現索隆面色慘白,呼吸微弱。娜美看著索隆好一會兒,雙

 

手環繞住索隆,輕輕地吻了他。

 

「我現在只希望,醒來以後,能聽到你罵我一聲『笨女人』!」

 

娜美抱著索隆緩緩倒下。

 

「娜美!索隆!」

 

聽到遺跡坍塌引發地巨大聲響趕來的眾人,看到兩人倒在水邊。血染紅了整個湖面。

 


 

千陽號 大廳

 

羅賓跟騙人布等人坐在大廳看著香吉士來回走了一個晚上。終於,喬巴一臉疲累

 

出現在大廳。

 

「怎麼樣了?娜美有沒有事?喬巴?」香吉士緊緊抓住喬巴,喬巴無法呼吸,努

 

力掙扎。

 

「香吉士,你抓太緊了!」騙人布替喬巴解圍。

 

「阿!喬巴,對不起!」香吉士趕緊放開喬巴。喬巴喘了口氣,說。

 

「娜美脫離險境了,可是……」

 

「可是什麼?」魯夫追問。

 

喬巴看著魯夫跟其他人,緩緩道出。

 

「可是她的腦部有受損……,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醒!」

 

香吉士倒吸了一口氣,羅賓問。

 

「那索隆呢?」

 

「索、索隆上次戰鬥的傷口又再度裂開,加上這次……我不知道。」喬巴說不下

 

去了。眾人一片沉默。

 

「羅賓,怎麼了?」羅賓有話要說的樣子,佛朗基開口問。

 

「好的,魯夫。現在……我們決定輪流照顧他們的順序吧!」羅賓開口。

 

「騙人布、布魯克、佛朗基跟喬巴還有我,每天輪流照顧他們。」

 

「那……,我呢?小羅賓。」香吉士顯得很焦慮。

 

「香吉士先休息一下,裡面你是最重要的。照顧好大家的飲食,我們才有精神照

 

顧索隆跟娜美。」

 

香吉士默默地拿出煙,一旁的騙人布問說。

 

「魯夫呢?那魯夫做什麼?」

 

「對啊!我要做甚麼?」

 

「魯夫負責守護這艘船的安全!這是最適合不過的。」

 

「交给我吧!」魯夫拍拍胸口,往門外走去,經過香吉士時拍了下香吉士的肩膀。

 

其他人也陸續走出門外。羅賓摸摸喬巴的頭,伸手拉著喬巴走出大廳。剩下香吉

 

士單獨一個人站在大廳內。

 

「該死的……,娜美小姐、綠藻頭,你們要醒過來!尤其是你,綠藻頭!我還沒

 

跟你算讓娜美小姐哭泣跟這次的帳呢!」

 

煙,隨著空氣冉冉而升,慢慢地模糊了香吉士的視線。羅賓不知何時回到大廳,

 

靜靜地在香吉士身邊待著。

 

 

「貝爾梅爾!」橘子園中,橘髮小女孩哭著跑向一名女子。

 

「怎麼了?娜美。」貝爾梅爾摟住小女孩,橘髮小女孩哭著。

 

「莉莉說我以後沒人要!」

 

「怎麼會呢?娜美最可愛最善良了!不會沒有人要的!」梅爾貝爾蹲下身把手放

 

在娜美的頭上,溫柔的擦了擦娜美的眼淚。

 

「真的嗎?」貝爾梅爾點點頭,娜美擦了擦眼淚。

 

「以後,你會遇到很多很多不一樣的人,他們都會需要你的!」梅爾貝爾看著娜

 

美,周圍慢慢暗了下來。

 

「我不要遇到其他人,我只要跟貝爾梅爾、莉莉、阿健,還有村子裡的人一起!」

 

「怎麼可以呢?你看!好多人在等你喔!」娜美順著梅爾貝爾的方向看過去,好

 

幾張似曾相識的臉孔慢慢浮現。此時,一襲熟悉的身影慢慢出現,溫暖的牽起娜

 

美的手。娜美回頭,梅爾貝爾對著她微笑。

 

「梅爾貝爾呢?」娜美伸出手,梅爾貝爾搖了搖頭。

 

「我一直都在你身邊阿!快去吧!」梅爾貝爾的笑臉慢慢消失,熟悉的身影牽著

 

她往另一邊走,走了一段時間。熟悉的身影停了下來。

 

「現在,你要先過去。」熟悉的身影說著。

 

「你不陪我過去嗎?」那溫柔的感覺,令人沉穩心安的嗓音,讓娜美不捨離開。

 

熟悉的身影抱住娜美,一種異樣的感覺湧現,來不及反應,娜美掉入一個大洞。

 

「我會去找你的!」聲音迴盪在黑暗裡。

 

醫療室

 

喬巴跟香吉士等人聚集在娜美床邊。

 

「醒了醒了!娜美醒了。」

 

「娜美你終於醒了!」

 

娜美睜開眼,眼睛還有點不適應光源。喬巴撲上去抱娜美,佛朗基跟騙人布拉住

 

激動地想撲上去的香吉士。

 

「你睡了好久喔!娜美!」魯夫湊上前去開心的說,羅賓拿了張紙巾幫喬巴擦擦

 

鼻涕。

 

「小娜美,你終於醒了!我等你等的好苦阿!」香吉士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

 

「你們是?,我、我又是誰?」娜美困惑口音讓眾人傻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虛紫 的頭像
虛紫

虛紫&B.W的無責任垃圾堆

虛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