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糟糕,想不到娜美會忘記我們!」騙人布抓了抓頭,看著喬巴。

 

「喬巴,你有沒有藥可以恢復記憶?」喬巴搖搖頭。

 

 

「那我們該怎麼做?」布魯克問。眾人思考了很久,魯夫說話了。

 

「就跟以前一樣就好了啊!」

 

「可是娜美對我們的印象是海賊,可能跟以前一樣嗎?」喬巴擔心的問。

 

「對阿!我跟布魯克姑且不說,可是你們跟她那麼久的感情,你們能接受嗎?」

 

佛朗基提出疑問。

 

「不管娜美有沒有失去記憶,娜美還是我們的同伴,以前的記憶沒有了,那我們

 

可以重新創造。」魯夫傻笑的說,一旁香吉士點頭贊成。看來香吉士終於恢復了。

 

雖然這是魯夫單方面的想法,不過眾人一致認同。這時,娜美探頭進來。

 

「不好意思?」

 

不同於娜美平常說話方式,雖然剛剛決定要跟以前一樣,可是大家還有點不太習

 

慣。羅賓帶娜美進來,娜美坐了下來,表情有著不安及疑惑。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還有,我是誰?」

 

「小娜美,你沒事了吧?我好擔心……」騙人布跟佛朗基捉住香吉士,魯夫咧著

 

嘴笑坐在一邊看著娜美。

 

娜美看了看周圍,有著捲捲眉的金髮男子被長鼻子及穿著泳褲的男子抓著,身邊

 

的黑髮姐姐對自己微笑,指了指坐在不遠傻笑地草帽男孩。

 

『真是一群怪人』

可是不知怎麼的,娜美發現自己不害怕反而有著熟悉感。一旁站著有著爆炸頭的

 

骷髏,一隻馴鹿走向自己。

 

『等等……,骷髏!馴鹿!』

 

娜美驚訝地張著雙眼,馴鹿向自己走了過來。

 

「娜美,你聽我們說……」馴鹿居然會說話,娜美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他是喬巴,是我們的船醫。」帶著草帽的男孩笑著對自己說。大家開始說起彼

 

此的冒險及經歷。

 

「我真的是海賊嗎?」娜美仍然懷疑的想著,乖乖的伸手讓喬巴檢查。當初在得

 

知自己在海賊船上時,第一個反應就是想逃,不過船已經在海上了也只好等到登

 

陸的時候再說了。

 

「對啊!我們都是海賊。」喬巴回答說。

 

「雖然我們是海賊,可是我們沒做過什麼壞事。」娜美繼續聽著,喬巴走到索隆

 

躺的床旁邊。

 

「他是……?」

 

「他是索隆,跟你一起被我們發現的。可是他傷的很重,到現在都還沒醒過來。」

 

娜美走向索隆,看著眼前的男子,跟魯夫他們一樣有著很熟悉的感覺。而且……

 

還有些許難過的感覺。喬巴看著娜美,小腦袋思索著。

 

『娜美現在什麼都記不起來,一定很難過吧?我先出去讓她靜一靜好了。』

 

娜美看著昏迷中的索隆,慢慢將手放在索隆臉上。剛毅有型的線條,薄而率直的

 

嘴唇,不知道張開眼睛後會是甚麼樣子,為什麼自己會跟最討厭的海賊在一起卻

 

沒有嫌惡感?而且……手上的刺青?腦海中好像有一些些映象,娜美努力回想。

 

腦中斷斷續續的刺痛卻阻斷了自己的思考。娜美蹲下來抱著頭。

 

「好痛!為什麼我都想不起來?到底怎麼回事?」香吉士在這時候走了進來,看

 

到蹲在地上的娜美,連忙走過去。

 

「娜美,你怎麼了?」娜美推開香吉士,努力想站起來。

 

「娜美……」

 

「不要碰我,你們是海……賊……」還沒說完,娜美昏了過去,香吉士抱起娜美,

 

去找喬巴。

 


 

 

 

過了不久,娜美睜開眼睛。

 

『我在哪裡……?』

 

看著大家圍在床邊,娜美發現不是夢,自己還在一艘海賊船上。暗自嘆了一口氣。

 

「我沒事……」

 

「真的嗎?」魯夫張大眼睛看著娜美,看娜美點頭以後,咧開嘴笑。

 

「嘻嘻!太好了!」看著魯夫的笑容,娜美有點懷疑這艘船真的是海賊船嗎?魯

 

夫真的是船長嗎?來不及細想,船身忽然往一邊傾斜,只聽見艙門外佛朗基大喊。

 

「魯夫,快來!我們陷入暴風圈了!」

 

「啊!」魯夫無預警的拉起娜美。

 

「靠你了喔!我們的航海士!」

 

「開什麼玩笑……」

 

「娜美你腳受傷了吧?我扶你。」喬巴變成人形帶著娜美出去。

 

「等……等等,我……」娜美的聲音隨著艙門關起隱沒。

 

「天啊!怎麼會這樣子!香吉士、騙人布右滿舵!魯夫!你把二號帆收起來往左

 

邊偏30度!」

 

「是!」

 

「然後……索隆!索……隆?」娜美征了一下,自己為什麼會那麼熟悉這艘船,

 

而且……索隆是誰?發現羅賓微笑看著自己,娜美回到現實。

 

『不管了,先想辦法脫離暴風再說!』

 

一天,香吉士在甲板準備了餐點,魯夫嘻嘻笑著。

 

「我就說嘛!娜美你還記得!」

 

「就是嘛!娜美還是娜美!」

 

一旁的羅賓只是微笑著看著自己。騙人布跟喬巴也插話進來。

 

「不過,現在的娜美溫柔多了……」

 

「對啊!以前都兇巴巴的,動不動都打人!」

 

「就是!我跟騙人布他們在玩的時候,都無緣無故打我們!」

 

一些不知名的影像隨著魯夫等人的話語隱約浮現,娜美忍不住動手。

 

「哇!好痛!為什麼打我!」

 

「我也是!」

 

「為什麼連我都打?」隱約旁邊有一個綠髮男子摸著頭大叫。

 

「因為你們欠打!……咦?」娜美順口回答,又疑惑的看看自己,看看四周。大

 

夥也看著她。無故被打的魯夫騙人布無辜的蹲在一邊。小小聲的說。

 

「連失去記憶都會打人……」

 

「我看我們還是小心一點好了!」

 

果不其然,又被娜美反射性的揍了一頓……。

 

「你們好吵,香吉士,有沒有飯可以吃?」從船艙走出一名男子,是索隆。

 

「索隆!」

 

「沒事了嗎?」

 

「恩,沒事,只是頭有一點暈。」

 

「恩恩,等等我在幫你診察一下。」

 

「既然這樣,香吉士,飯!」魯夫頭上掛著包的跟香吉士要吃的。

 

「你不是已經吃過了嗎?」

 

「我又餓了……」

 

「好啦!我這就去準備………」兩位同伴都醒了,香吉士邊叨唸邊走進廚房。

 


 

 

 

「真是的,我才剛好就叫我守夜,這些傢伙……」索隆在瞭望台碎碎唸。

 

「不過,失去記憶了嗎?這樣也好……」海面風平浪靜,索隆看著夜空,不久

 

甲板傳來的談話聲引起索隆的注意。

 

「我就是不願意見到娜美哭!當我在船艙後面聽到那混蛋惹娜美哭的時候我很

 

想衝出去狠狠揍他一頓,你知不知道?」香吉士叼著菸。

 

「恩,我知道。」後者平靜的回答,是羅賓。

 

「對不起,小羅賓,我太激動了。」察覺自己失態,香吉士主動道歉。

 

「不會,這也是你的溫柔啊!現在娜美忘記一切,沒有之前那樣魂不守舍的,可

 

是,她想起來以後還是會像之前那樣吧?」

 

「恩,那……要先告訴她嗎?」香吉士的紳士哲學讓他對娜美很不捨。

 

「找機會吧!過幾天就靠岸了……我會找機會跟她說的,你能找索隆溝通嗎?」

 

香吉士順了順頭髮,叼著菸,不說話。羅賓陪在他身邊。

 

索隆看著遠方,思索著兩人的談話。誰也沒也發現甲板後方有人……。

 

 

幾天後,船靠岸了。當眾人決定要抽籤時,娜美主動說了:

 

「我要跟索隆一起行動!」

 

「什麼?」大家都很驚訝,不過娜美很確定的看著看著大家,香吉士跟羅賓對看

 

了一眼。

 

『我一定要搞清楚到底發生甚麼事情?然後……想辦法離開。』

 

娜美很確定,不過……索隆這傢伙真的很路癡,眼前的路已經走了十幾遍,他還

 

是朝來的方向走過去,要問事情先解決他的問題比較重要。索隆邊走邊想。

 

『娜美為什麼偏偏要找我一起行動?唉!還好她都不記得了。』

 

「索隆……」索隆沒聽到娜美叫他,依舊往剛剛過來的方向走去。

 

「我說!羅羅亞‧索隆!」

 

「什、什麼事?」

 

「我說你阿,這條路是我們來的路……」

 

「喔,那我們往這邊……怎麼了?」娜美擋住自己的方向,一雙大眼看著他。

 

「我問你喔……」

 

「前幾天,我有聽到羅賓跟香吉士對話。」

 

『慘、慘了,怎麼會被她聽到?』索隆很明白娜美說的是甚麼。

 

「然、然後呢?」娜美靠近索隆。

 

「你說,你是欠了我多少貝里?」

 

「啊?」

 

「你是欠我多少貝里,不然他們說我會因此傷心!」

 

「呃……噗!哈哈哈哈!」不管有沒有失去記憶,娜美還是那樣的性格。

 

「你笑什麼?」

 

「沒事……哈哈哈、沒有,我沒『有』欠你任何錢!」索隆乾脆裝死,事實上,

 

自己早就不知道他欠到多少貝里了。聽到索隆這樣回答,娜美轉身往另外一個方

 

向走。

 

「你要去哪裡?」

 

「既然沒有欠我錢,我要走了。」

 

「為什麼?」

 

「還問為什麼?我最討厭海賊了!」娜美邊說邊走,索隆追了過去。

 

「不要追過來!」娜美開始跑起來,索隆仍然追著。娜美不小心絆到石頭,在遺

 

跡受的傷又裂開了。

 

「痛、好痛!」

 

「沒事吧?」

 

「你還說,都是你啦!」

 

『我、我又怎麼了。』索隆莫名其妙。

 

「還在那邊,還不過來揹我。」

 

索隆抓抓頭,走向娜美。

 

「上來吧……」娜美心不甘情不願的趴在索隆背上。

 

『討厭,應該等我傷好的,也不會一下就被追到。』雖然這樣想,不過在索隆背

 

上的感覺很舒服,好像之前也有一次。之前也……有?是甚麼時候?娜美這樣想

 

的時候,頭又開始痛了。

「怎麼了?」娜美縮瑟著身子,手抱著頭。

 

「我、我頭痛。」

 

索隆放娜美在一處樹下坐著,彎腰檢視娜美,懷裡有一個東西掉了出來。

 

「痛、頭真的好痛!這……這是甚麼?」娜美隨手撿起,是被索隆切開的鈴鐺。

 

那一天晚上的事情慢慢從娜美腦中浮現。頭痛更加劇烈,痛得娜美忍不著飆淚。

 

「娜美、你等等,我去找醫生……」娜美拉著索隆的衣角。

 

「陪我,不要給我一個人……」

 

「可是……」娜美痛到臉色泛白,索隆嘆了口氣,抱著娜美。

 

良久,娜美慢慢不痛了,也想起了一切。索隆還是抱著娜美,娜美慢慢回抱索隆,

 

看著索隆心疼的表情,深深嘆了一口氣。

 

「索隆……我都想起來了!」索隆將思緒拉了回來,想起自己應該遠離娜美的。

 

想抽身,可是娜美緊緊抱著不放。

 

「放開我……」

 

「你好自私……」

 

「我?自私?」

 

「你都沒有想到我……」

 

「為了夢想,我們遇過大風大浪、遇過多少危險。我們仍然堅持夢想,對嗎?」

 

「恩……」

 

「不管在空島,在水之七島,我們都沒有放棄任何一個同伴吧?」

 

「恩……」

 

『可是……有一天你因為我而死……』

 

索隆靜靜抱著娜美。懷中的人兒一雙美目看著自己。夢想很重要,可是對娜美,

 

萬般的眷戀。想想大熊說的話。索隆仍深深皺眉,突然間,索隆抱著娜美大笑。

 

娜美奇怪的看著他。

 

「哈哈哈!哈哈哈!我真是……傻瓜。」

 

娜美著急的看著他,檢查索隆身體是不是不舒服。索隆抱著娜美。

 

「我沒事,讓你傷心了。」

 

『大熊……謝謝你,我終於知道你要告訴我什麼了!』

 

索隆輕輕摸著娜美臉上的淚痕,將臉貼著娜美,兩頰相互廝磨,感受著娜美的體

 

溫。娜美不知道為什麼索隆又回復之前的態度,反而很害羞的看著索隆。索隆壞

 

壞的一笑,拉起娜美雙手往自己身上攬。

 

「原來女王也會害羞喔?」

 

此時,站在樹後面的羅賓悄悄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虛紫 的頭像
虛紫

虛紫&B.W的無責任垃圾堆

虛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