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打這篇只為了一句話......

 

 

天蒼蒼地茫茫,黃沙滾滾遮目光,這裡不是沙漠嗎?誰來告訴我沙漠中為什麼會冒出一隻白色獅子,還有三層樓高,這麼龐大在沙漠中是要躲哪?這是夢,對、這一定是夢...... 。

 

"啪"

 

「你真那麼希望是夢我就打到你再也不會醒!」

 

對不起,我閉腦就是......,原本以為難得的假日可以悠悠哉哉在房間練練我可憐的線上角色,早上時候學長接到任務說要給我觀摩就直接拖我來了,我的人權......。

 

「你有這種東西?」

 

我就知道,好吧!現在我身處在世界第一大的薩哈拉沙漠,聽說眼前這隻白色的巨型獅子是某某妖精族的族寵,因為飼養人忘記餵食寵物不爽就給他跑出來了......明明那麼多地方好去偏偏跑到這鳥不生蛋、白天熱死人、晚上凍死人的鬼地方,害我們要跟著你曬太陽麻煩下次要去也去馬爾地夫那種陽光明媚處處是美景的好地方吧!

 

「你是太閒嗎?」

 

學長退到我身邊,冷冷的瞪我一眼。

 

沒有,我我我我正在很認真的觀摩中。拼命的搖頭,往白色巨獅看去,夏碎學長在獅子四周移動,一邊閃躲嘴裡一邊默默唸著什麼。

 

「夏碎在設封印結界!」

 

結界?

 

「這是任務內容是活捉!」

 

我就說嘛!紅眼殺人兔大魔王怎麼沒有一槍滅了對方,原來這是任務要求喔!

 

「褚......」

 

某紅眼大魔王發出警告。對不起,我錯了。不過學長的實力就算不把對方殺死應該可以輕鬆打昏吧?

 

「沒辦法......」

 

原來是沒辦法喔!咦?沒辦法?那要怎麼解決任務?

 

「要你幫忙!」

 

恩,原來是要我幫忙喔?啊?學長已經跑到夏碎學長身邊,口中唸著跟夏碎學長一樣的咒文一邊閃避獅子的攻擊。在學長及夏碎學長所經過的地方開始發光淡淡的紫色光芒,慢慢的型成的法陣。白色巨獅屢次攻擊都被擋下,開始焦躁不安起來,怒吼一聲一爪打向沙地,瞬間黃沙掩過學長們跟獅子的身影。

 

我說這樣犯規!這我要怎麼看?總不可能目標物會朝我這個路人飛奔而來,然後帶走我兩人?(一人一獸)奔向美好的未來?一秒後,事實證明了東西可以亂吃(守世界例外)、腦袋不可以亂殘。一隻白色的巨掌往我襲來......。

 

「褚!」

 

「漾漾!」

 

會很痛,一定會很痛!媽!我對不起你,你那可憐的兒子沒有跟你留下後代就莫名奇妙的死去了,阿嬤,你的金孫來陪你了!咦?怎麼不痛?難道現在除了無痛分娩還有無痛上西天嗎?

 

「這種時候你還可以腦殘!」

 

熟悉的刺痛感將我拉回現實,學長以長槍擋住巨型白獅的攻擊,夏碎學長過來帶我遠離巨型白獅。

 

「沒事吧?」

 

夏碎學長看了看我,我搖搖頭。沒事,除了後腦勺其他都完整無缺,是說學長兩手都握著烽沄凋戈到底剛剛是怎麼打我的?難道火星人有第三隻手?

 

「褚......!」

 

對、對不起,我不腦殘了。夏碎學長你怎麼站在我我身邊,不用幫忙學長嗎?雖然學長強的一蹋糊塗。

 

「褚!」

 

「是!」

 

咦?我剛剛沒腦殘阿!紅眼凶惡的瞪了過來。

 

「還記得上次出任務的石蟲嗎?」

 

石蟲?恩......是說殺蟲劑事件吧?我還記得阿!誰會忘記巨型小強在面前亂竄、亂丟殺蟲劑被扣錢的事情啊!

 

「不是這個!」

 

學長的憤怒飄來,夏碎學長從懷中拿出水晶,跟上次石蟲任務一樣的白水晶,淡淡的光澤環繞可以看出質地良好。

 

「褚,拿著。」

 

夏碎學長將水晶遞過來,伸手接過。該不會是像上次那樣吧?

 

「褚,你說,我們可不可以將守護者-阿錫蘭卡封印!」

 

聲音中聽的出學長的肯定。原來巨型白獅不是寵物是守護者!

 

「可以、我們可以!」

 

「你希望是怎樣的封印?」

 

白水晶像是在回應,環繞著水晶的白色光芒漸漸變強。

 

「我希望、不,守護者阿錫蘭卡一定會以沉眠的方式被封印。」

 

白色水晶瞬間破裂、爆出強光,掩蓋過我們的身影。

 

「漾漾,做的很好喔!」

 

白光退去,等視覺恢復以後,夏碎學長拍了拍我的頭對我微笑,只見學長收起烽沄凋戈對我笑了笑。獅子、守護者已經倒在地上,好像是睡著了。

 

結束了呀?我走向學長,看著躺在地上睡著的白色巨型獅子,守護者的身上都是看不懂的花紋,白到發光的鬃毛正順著巨大的身軀披著,很漂亮的一隻獅子。

 

傳說,拔到獅子的鬃毛......

 

「守護者身上的花紋是各式各樣的守護咒文,太過於古老所以幾乎沒有人可以破解......」

 

學長走向守護者,撫摸著守護著的鬃毛。

 

原來是這樣阿,難怪強到可怕的學長們也沒有辦法。學長看著守護者略思考了一下,伸手拔了幾根起來。我說學長沒事拔人家的毛做什麼?

 

傳說,拔到獅子的鬃毛......。我腦中浮現這一句話。

 

「拔到鬃毛會怎樣?」

 

學長疑問的問著我,夏碎學長也疑惑的看著我。

 

都說平常用橡皮筋綁不好了,難怪學長要......。

 

「學長!」

 

「嗯?」

 

我難得正經,學長等著我說。

 

「你是不是禿頭?」

 

「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虛紫 的頭像
虛紫

虛紫&B.W的無責任垃圾堆

虛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映雪
  • 覺得你應該去當小說家才對
    @~@
    其實painter學一學順便幫自己插畫
    也是很OK哦!
    今天真的好喜歡你畫的嘴唇^ ^
  • 謝謝你^^

    小說家阿?我只是喜歡弄些有的沒的,寫寫東西畫畫圖囉!

    我也是很喜歡那一張嘴~可惜最後變成家暴再變成中毒的嘴= =

    虛紫 於 2010/06/14 08: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