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改都還有點怪怪的,晚上再來看一遍好了= =

 

第三人稱視角

 

「冰炎殿下發表戰鬥宣言了!曾經身為褚冥漾的代導學長,其關心方式正如冰炎殿下的名一般。相信褚冥漾會表現出的不同凡響的能力!」周圍爆出加油聲,很快的退到適當範圍。看到這邊漾漾忍不住苦笑......守世界的人都喜歡圍觀嗎?一般人應該都會上前來幫忙吧!

 

「你還在腦殘!」冰炎爆喝一聲,抄起烽云凋戈直直刺過來。漾漾險險躲過。深深吸了一口氣,冰炎回頭看了下漾漾,好看的臉龐勾起笑容。瞬間場外傳來尖叫聲。

 

「果然不愧是冰炎殿下,殺傷力果真無遠弗界!褚冥漾同學會怎麼應對呢!咦......!褚冥漾同學舉起米納斯往天空射去,這樣做有甚麼用意呢!」

 

這種殺傷力是犯規的吧!而且這不算戰鬥內容吧!漾漾感覺有點不是滋味,舉起米納斯往天空射了幾槍。

 

「哼!」冰炎冷笑了一下,看來自家代導學弟有些什麼戰術呢!或許是有些長進了,不過實力增強多少等打過之後再說!而一邊的褚冥漾其實完全沒有想到那麼多,只是不自覺的舉動而已。

 

『我的主人,等等會有幾分鐘的遮蔽效果......』米納斯的聲音自腦中響起。沒反應過來米納斯的話,漾漾愣了一下。

 

『別忘了,吾之能力為水氣,當水氣凝聚到一定高度落下,會有片段時間瀰漫空氣中形成濃霧!』漾漾沒想到居然讓自己矇到一招,注意了一下學長,在心裡詢問米納斯。

 

「還有多久會落下?」

 

『十秒......,我的主人,請承認自己,只要是您所想的,我都願意為您做到!』漾漾打從心裡感謝米納斯,一直以來米納斯都溫柔的守護著自己,除了偶爾的吐槽以外。

 

「千冬歲!」漾漾喚了聲友人。

 

「等等把握機會!」漾漾第一次露出有自信的笑容,不遠處的友人有些詫異的看了自己一眼,隨即點了點頭。

 

「嗯!」雖然不知道會有什樣的事情發生,千冬歲提高注意力準備隨時應對。

 

不見有什麼攻擊的冰炎向漾漾跑去,手上的烽云凋戈附著大量的炎之力。漾漾邊後退邊對著冰炎射出幾發王水泡泡,冰炎略皺了眉頭閃身刺破,一步步朝漾漾過去。漾漾看著自己,對著自己笑了。

 

「學長......」

 

冰炎一怔,自代導以來不曾見過自家代導學弟如此的笑容,有些錯愕,甚至有些......不知所措!愣了一秒,冰炎雙手實握自家幻武,再次進攻。對方居然也朝著自己衝來,在兩兵相交的前一秒,漾漾在兩人跟前射出一發王水泡泡後迅速射了一槍將泡泡打破。

 

「唔!」冰炎不得不退,看來褚會應用戰術搭配自家幻武了。冰炎略思一會。伸直左手,緩緩的將天生之力釋出,一道緋紅的烈焰包覆著手掌。

 

「看來褚冥漾同學剛剛射向天空的招數只是虛張......啊......!不是虛張聲勢!水氣自天空中落下,擴散在周圍形成濃霧!成功的遮蔽了敵人的視線,做得漂亮!不過褚冥漾同學應該也是處於一樣的狀態吧!情勢會怎麼發展呢......?」大會播報員無法看清濃霧下先暫時停下播報工作。

 

轉換成漾漾視角

 

不見得濃霧我就看不見,水氣是我的能力,在我製造的霧中可以準確的知道學長在哪。雖然我實力不敵學長,敵明我暗的情形下我的優勢比較大!我謹慎的凝聚著水氣往學長移動。感覺到學長在自己射程內以後我聲東擊西的打在錯誤的方向,藉此混淆學長視聽。

 

上當了!察覺到學長往反方向行動了,我將米納斯轉換成二檔對準學長的方向。

 

「請不要太用力,可以把學長打昏就好了!」暗自祈求著,就算在學院裡,我還是不希望學長受傷。

 

「米納斯!」

 

感覺水氣凝結足夠以後,我對著學長的位置開槍,感覺到學長的氣混亂了一下。射中了!快步往學長的方向移動。

 

「可惜!褚你差點就成功了!」學長的聲音隨著被劃破的水氣而來,我驚險的閃過,只見學長手持烽云凋戈在我面前晃阿晃的。

 

我說學長你真的很變態連這樣都找得到我!學長挑了挑眉,不屑的看著我,一臉『因為我是你學長』的樣子。

 

「霧氣漸漸散了,結果出來了,冰炎殿下以幻武指著褚冥漾同學!很可惜,褚冥漾同學差一點就成功了;在藥師寺夏碎這邊......,千冬歲同學拿到了藥師寺的鈕扣!」隨著結果的公佈,現場爆出歡呼。

 

我看著忙著幫滿身傷痕的萊恩治療的喵喵以及靠在夏碎學長身邊的千冬歲,模樣雖然狼狽可是臉上的笑意掩飾過一切。看來千冬歲果然使用了傳送陣。太好了,可惜我輸了。

 

「做得很好......」難得的誇獎,平常總是巴我的手此時輕輕摸著我,學長難得溫柔的看著我。是說被火星大魔王這樣溫柔對待我還真想問他是不是吃錯藥了。

 

「你就是想我巴你就對了!」溫柔的眼神瞇起,魔王模式開啟。

 

「同學們做的好,雖然褚冥漾同學沒有拿到冰炎殿下的鈕扣,這也代表了大家都還有機會!」

 

「等等!......藥師寺夏碎居然以咒術攻擊冰炎殿下!」大會播報員驚訝的聲音自空中傳來。

 

「漾漾!快點喔!」夏碎學長笑著對我說,不能動彈的學長瞪著夏碎學長。

 

「我的鈕扣被拿走了,所以我現在有挑戰資格吧!」夏碎學長不為所動。好像在談論”今天天氣不錯”的感覺,夏碎學長你難道不怕學長報復嗎?

 

「漾漾快點喔!」千冬歲指著學長的胸口。我點了點頭,走向學長。

 

「學長對不起!」裝作沒看到學長紅眼殺人般的眼神,伸手拔下了學長的第一個鈕釦。

 

「真是太驚人了,想不到藥師寺居然會來這一招!大家真的也都沒想到畢業生會反過來攻擊吧,真是精彩的鬥智、鬥力比賽!」大會播報員將我們的戰鬥告一段落。前往其他地方繼續報導。

 

「褚......」

 

我回過頭,學長跟夏碎學長他們不知不覺都已經站在一個移動陣上了,往周圍一看,其他人都走光了剩我一人站在原地。

 

「去哪?」我傻傻的問,要吃飯了嗎?現在好像還沒中午耶!還是說學長你前幾天有出任務所以餓到現在都沒吃?哇!紅眼大魔王瞪我了。

 

「醫療班。」

 

看了看身上的傷口跟破破爛爛的衣服,也對啦!我跑向移動陣。

 

「笨蛋!」

 

笑容自臉上漾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虛紫 的頭像
虛紫

虛紫&B.W的無責任垃圾堆

虛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