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漾視角

 

「好了,這樣就沒問題了!」喵喵將我手上的繃帶固定,轉身收拾醫藥箱。試著活動四肢,包紮的恰到好處,四肢都可以順利活動。

 

「喵喵,謝謝你!」

 

「不會,能幫到漾漾喵喵很高興!漾漾要記得二個小時以後才可以拆喔!」

 

喵喵大大的笑容掛在臉上,一邊收拾醫療用品一邊提醒我。二個小時啊!不管幾次都覺得守世界的藥好神奇,對了,我好像從一進來就想要買藥膏回去,只是不知道為甚麼總是被打斷......。趁現在!

 

「喵...... 」

 

「你還在這幹麻!」學長從另外一邊的門走進來,不由分說的拖著我就走。

 

我看著喵喵開心的跟我揮手,眼睜睜看著同學我被拖走居然跟我揮手?就算兇手是學長你也不是就這樣不做任何動作吧!我的人權我的領子我的神奇藥膏呀!我悲哀地默默唸著一邊被學長拖進移動陣。

 

「褚......」

 

「褚!」

 

"啪"

 

「嗚!好痛,紅眼殺......學長你幹麻啦!」

 

我摀著頭,看著對我行兇的學長,我正在想事情幹麻打我?咦!我幾時回到黑館了?看著四周貧瘠到不行的環境,我很確定這是學長的房間。

 

「剛才!」

 

就算收回能力卻依然知道我在想什麼的學長大神正拿著蜜豆奶看著我。

 

「那......活動呢?」

 

不是一整天的活動嗎?而且晚上還有舞會耶!不用去不會被......詛咒嗎?學長你很強不怕我知道,可是我是平凡人我會怕耶!

 

「鈕扣被奪走的人接下來都是自由活動時間,舞會等到時間差不多再去就可以了!」

 

原來是這樣啊!既然如此要休息就回到房間門口就好了,幹麻要把我帶到學長千年貧瘠......不、是寬敞的房間呢?我看向在我腦部運動的期間,已經自顧自的坐在窗邊翻蟲字書的學長。

 

「你不是有事要告訴我?」

 

我想起來了,在開打之前我就決定要告訴學長我的心意。那時候我還沒想那麼多,可是冷靜下來以後......。我發現,我忽然不敢說出口了,不管是在哪方面......,說出來只會讓學長為難吧!

 

大概等到受不了,學長闔上蟲字書,紅眼不耐煩的看著我。

 

「褚,過來!」

 

我聽話的走過去,學長直視著我。紅眼一如當初到車站接我的時候一樣美麗。如果......我說了,眼前的一切是不是就會改變了?

 

「相信我,你這些日子以來變堅強了很多,不用像之前一樣畏畏縮縮的,說出來!」

 

學長的語氣帶著一絲溫和,可是我想跟你說的事情不是那樣的。萬一說出來以後,會破壞我們學長學弟的關係,甚至分道揚鑣。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還是,就這樣吧?

 

「如果你擔心會有什麼變化,剛剛扇說的很清楚了,要答應取得鈕扣的學弟妹一個條件。我答應你,一切都不會有改變!」

 

學長大概察覺到我的游移不決,難得耐心地對著我說。可是、可是就算學長你這樣說,我還是怕說出來後無法像以前一樣。

 

「還、還是到晚上再說!」

 

我祈求著學長現在會放我一馬。起碼過了今天以後我跟學長要遇到的機會也很少。見不到就不會尷尬了吧?想到這裡,心裡有點覺得......悶悶的,這是失落感嗎?

 

「隨便你!」學長站起身,向我走近。

 

「學長你要幹麻?」

 

我看著學長一步一步向我逼近,你不會等半天聽不到我說什麼就ㄧ個不爽打算把我種在黑館吧?好歹我也是你晚上的舞伴!等等、舞伴?我跟學長好像都是男的耶!兩個男生摟在一起跳舞像什麼樣啊?

 

"啪"

 

「不要再腦殘了,我要洗澡!」學長順手巴了我一下。手上已經拿著換洗衣物了。

 

「喔......喔!學長你慢慢洗。」

 

既然學長答應了,那我還是先回房間吧!學長只是看了我一眼,就"碰"一聲關上浴室門。我站在浴室門口,靜靜的對著門看了好一會兒。

 

「學長,我好喜歡你!」

 

對著門小聲的說著,我知道這樣子門後的學長聽不到、我也不敢讓他聽到。彷彿學長在我面前似的,我一字一句的小心的、慢慢說著。

 

「我知道我們都是男的,也知道我們的身分差很多......。可是我就是喜歡上你了!或許,一開始在火車站見到你的時候,我就愛上你了吧?」

 

想到這裡,我苦笑。不管是誰在一開始見到學長那一雙焰紅寶石般的眸子,都會被他給吸引住吧!

 

「一直以來,你事事都為我著想、為我鋪好路。不知不覺中我開始依賴你了。那時候我沒有發現,以為只是單純學長學弟的照顧。一直到鬼王塚那一次的事件......在生氣你隱瞞我事實到了解那之後所有的真相後,學長因為我的任性失去了性命。那一段時間......我才發現我對你的情感。可是、可是卻......來不及了!」

 

苦澀的感覺湧上喉頭,腦海中不斷出現學長在冰川中最後的背影,我的視線,慢慢模糊了起來。

 

「我要怎麼告訴你......,我喜歡你!」

 

舉起手粗魯的擦掉眼淚,看著浴室繼續說著。不知道學長聽到以後會怎麼樣?是驚訝、是不屑、還是鄙視?

 

就在我打算離開的時候,浴室門猛然打開,學長一手把我抓進去。

 

「學、學長!」你不會躲在門後偷聽吧?這麼大的人還這麼幼稚學人家偷聽?

 

學長沒有回答我,學長那熟悉的面孔在我眼前無限放大,直到我感覺嘴唇上柔軟的觸感......。

 

腦中一片空白......

 

空白......

 

......

 

暫停一下,現在好像不應該空白才對!我我我、我被吻了!我被學長吻了!我吃驚的看著學長,很困惑學長為什麼吻我?

 

「你說呢?」

 

學長的額頭貼著我,赤瞳中跳動著不知名的光輝。

 

我不知道,怎麼洗個澡學長會發神經跑出來吻人,難道兔子碰到水會發瘋?不對,雖然我叫學長紅眼殺人兔不代表他真的是兔子......,難道?學長你是假貨!

 

「不‧是!」

 

紅眼殺人魔咬牙切齒的瞪著我,哈哈哈學長你離我這麼近我會怕啦!憑你那兇惡的眼神我相信你是真的學長就是了!

 

「褚......你知道嗎?」

 

知道什麼?學長將他的手放上我的臉頰,我打了個哆嗦,學長你的手還是那麼冰!。學長的手輕輕的摸著我。你確定你沒壞嗎?學長?學、學長?

 

「你剛剛‧都‧說‧出‧來‧了!」

 

 

轉換第三人稱視角

 

冰炎,捧著漾漾的臉,輕輕的啄了一下。

 

「說、出來了......?」漾漾似乎還沒有回神。

 

冰炎好看的嘴唇微微勾起,媚惑般的聲音在漾漾耳邊響起。

 

「我也喜歡......喔!」

 

「我也喜歡......?啊!」

 

漾漾想起來剛剛自己在門邊說了哪些話,霎那間整張臉紅了起來,低下頭不敢看冰炎。冰炎緩緩地扳起漾漾的臉。

 

「你不想知道答案嗎?」

 

犯規!這是犯規啦!被冰炎逼在牆角的漾漾拼命的想找地方逃跑,眼前放大數倍的俊美容顏正對著自己笑。這該死的學長居然這樣欺負他!還奪走自己的初吻,初吻耶!而且眼前的學長讓自己腦中的警鈴聲大作,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答案?」

 

「褚,我喜歡你!」

 

冰炎認真的看著自己。漾漾張著嘴不敢相信。

 

「你這樣......我會親下去喔!」

 

學弟不可思議的張著大眼,水嫩的雙唇微張,可愛的模樣讓冰炎體內獸王族的血液沸騰。沙啞的警告眼前的學弟。

 

「我我我!我、對不起!」

 

漾漾低著頭,不知道該怎麼辦。冰炎看著漾漾,嘴角快速的上揚了一秒。

 

「出去吧!」

 

「咦?」漾漾抬起頭,驚訝的看著冰炎。

 

冰炎將襯衫上的扣子一顆一顆解開,白皙精壯的胸膛在漾漾面前展開。

 

「你那麼想跟我一起洗我也......」

 

絕對犯規的笑容在紅眼大魔王的臉上出現。

 

「我出去!」

 

漾漾一秒跑走。

 

 

 

 

 

冰炎洗好之後,發現自家學弟,現在應該說是自家戀人了。傻傻的坐在地上望著門口。

 

「怎麼了?」

 

冰炎撥了下使用能力烘乾的銀白髮絲,從冰箱拿出兩罐蜜豆奶,遞給漾漾一罐。

 

「阿!謝謝學長!」

 

「學長?」冰炎不滿的挑了挑眉,將臉湊近漾漾。

 

「你不覺得該換甚麼了?」

 

「耶?那冰......」

 

漾漾住了嘴,冰炎的眼神中有著"叫錯我就種了你"的威脅意味在,如果也不是冰炎,那就是......。墨瞳清澈的看著眼前戀人,嘴角微微彎起。

 

「颯彌亞......」

 

冰炎滿意的笑了。

 

 

 

 


 

耶!!!!!!爆了爆了!暴字了!明天要挑戰夏冬(得意)

 

學長不知道怎麼寫才好,一開始照著想法去寫,卻發現寫成S,後面改成鬼畜(天阿!)......在後來,瓊瑤都出現了。(汗)

所以還是決定順著心情寫。不過對於親密接觸還是不太會寫......

 

話說我家鍵盤無法用全形打出刪節號,懶得給他剪下貼上就......(很歡樂的奔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虛紫 的頭像
虛紫

虛紫&B.W的無責任垃圾堆

虛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