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我抽到的是安因!」

 

賽塔笑笑的公佈,後面兩人也跟著依序公佈。

 

「唔......,穿著女僕裝凝視對方10分鐘,然後說『本大爺行走江湖多年、從不需要拖油瓶!』再跟對方乾掉半瓶陳年高梁。真不知道哪個傢伙那麼幸運?」

 

蘭德爾學長,惡趣味的笑著。誰!到底是誰偽裝五色雞將題目丟到籤桶裡面的?這麼有特色的台詞只有五色雞想的出來吧!還有陳年高粱應該是原世界的酒吧!你們怎麼會知道?不過現在要關心的是誰被抽到才是重點,開玩笑,半瓶陳年高粱耶!

 

「我來看看!」

 

奴勒麗搭上尼羅的肩,另一手不安分摸著尼羅,尼羅不動聲色的避開。

 

「對象是......賽塔!」

 

難以想像一個發光體精靈跟天使會出現這種畫面!我想看!這種景象一輩子都不可能看到。不對、我不想看了,學長你不要瞪我!是說被抽中的又不是你,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你吃壞肚子了嗎?

 

"啪"

 

「你還腦殘!」

 

學長修理完我以後我急忙後退一步。開玩笑當你被火星人大魔王連巴多次以後不閃遠一點的是笨蛋嗎?學長對不起我錯了,我是笨蛋!別再瞪我了。

 

 奴勒麗拿出一套哥德風的女僕裝,一雙媚眼不懷好意盯著安因看。等等、惡魔大姐你怎麼會有那種服裝?難道你有那種嗜好嗎?安因默默的接下去房間換,安因你真的那麼認命就去換了嗎?為什麼連掙扎沒有?正常人、不對,正常天使應該也不會穿那種服裝吧?就在我腦部運動的時候,耳朵旁邊傳來地獄大魔王的呼喚......。

 

「你就不能一秒不腦殘嗎?」

 

我說紅眼大魔王、不對、學長,你可不可以不要在我耳邊吹氣!很冷耶!而且我正值青春少年,對於這樣的舉動會害羞耶!難道說你除了連環巴以外還有這種奇怪的嗜好......。

 

"啪啪啪"

 

「漾漾,你沒事吧?」

 

喵喵上前關心我。嗚!我的腦袋啊!就在我替腦袋默哀的時候,安因從房間走了下來。不愧是天使,就連穿上可愛的女僕裝都有一絲聖潔的味道,而且絲毫沒有任何違和感。

 

「本大爺行走江湖多年、從不需要拖油瓶!」

 

呃......,就在我讚嘆安因的時候,安因猛然對著賽塔在眾人面前說出這句話。我真的覺得五色雞一定有入侵,不然怎麼可能會出現這樣的台詞?堂堂一個天使穿著女僕裝對著一名精靈說出這種話......,我果然是來到了火星。我記得之後要乾掉半瓶高粱吧?只見安因拿起一旁準備好的高粱一口乾掉。然後......倒下。倒、倒下了?

 

「哎呀!看來安因不會喝酒。」

 

奴勒麗笑笑的說,走向安因。從她不停擺動的惡魔尾巴看來奴勒麗想做的『一定不懷好意』,果然,奴勒麗伸手摸上安因的臉。

 

「唉呀!跟我想的一樣真是好滑嫩的皮膚啊!那其他地方呢?」

 

一雙手不安分的在安因身上搓搓揉揉,我說你們都沒有人阻止她嗎?好歹他也是你們這群火星人的同類吧?就在我這樣想的時候,ㄧ旁終於有人出來說話了。

 

「看來神聖的生命不敵世間的自然美味呢!就算是神聖的生命,在大自然的薰陶下也是會蒙受黑暗之神的寵愛。讓光神的精靈帶領神聖的生命回歸冥想之地吧!」

 

賽塔笑笑的說了一長串意味不明的話一邊將手中的杯子交給了我,我想他的意思是天使也會喝醉,就算是天使躺在地板上也是會著涼的所以他先帶他回房間了。緩緩的移走奴勒麗的手,賽塔扶起安因。

 

「那麼,願年輕的生命們玩的愉快。」

 

賽塔扶著安因走上樓,我想他不打算回來了。等一下!賽塔你怎麼可以藉故落跑?要落跑也不帶我一起跑,虧你還是精靈。

 

「哎呀呀!被逃走了,那沒辦法了,剩我們繼續玩吧!」

 

奴勒麗嘟起嘴唇,好似想到什麼艷紅的雙唇勾起微笑。

 

「我們來加重賭注吧!」

 

什、什麼,玩到現在還嫌賭不大嗎?你們果然是火星人,我不要玩了啦!

 

「好啊!加重賭注!」

 

喵喵你居然贊成,千冬歲也點了點頭,其他人自然是一致通過。而且一如往常的略過我的意見,人權,我的人權咧?

 

「不要再懷念你不會回來的東西了!」

 

一旁火星大魔王冷冷說著,我也知道,可是我還是希望我有人權啊!賭氣的拿起賽塔塞給我的杯子一飲而盡。

 

「褚!」

 

「漾漾!」

 

其他人看到我的動作叫了出來,怎麼了?我只是喝水啊!不過這水怎麼這麼辣?難道賽塔他......賽塔剛剛拿的好像不是水、是......。

 

我眼前一花,往後倒下去。

 

這樣也好,不用繼續玩遊戲了......

 

 

 

 

幾天之後,我跟千冬歲等人在餐廳用餐。

 

「想不到漾漾喝醉會......,真是讓人想不到啊!」

 

千冬歲扶著眼鏡說,ㄧ旁的萊恩浮現點點頭,又消失在背景裡面。我是做了什麼?我只記得當我起床後跟學長借浴室,學長用很複雜的表情看我一眼而已。

 

「對啊!那時候我們都嚇了一大跳呢!」

 

喵喵猛點頭,可愛的大眼眨阿眨的。

 

「我做了什麼?」

 

我實在想不起來那天我做了什麼?話一說出口,喵喵、千冬歲、萊恩(浮出背景)看著我,神秘的笑著。

 

「你真的想知道?」

 

等等、這樣的表情以往常的經驗來說不要知道比較好,可是......嗚啊!我到底要不要問啊?


 

很好,我不知道自己在打啥米,而且意外的給自己留了個番外篇(逃

 

所以......有空在打出來吧!

 

看了幾篇自己的文章,發現緊湊度跟某些份量拿捏不夠,再來多買一些書多看多學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虛紫 的頭像
虛紫

虛紫&B.W的無責任垃圾堆

虛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映雪
  • 我想看新的~ ~
    加油^ ^
    需要題材可以問我唷!
    因為我常常做一些很奇幻恐怖的夢= ="
    應該說一天沒被追殺很奇怪
    睡醒半小時差不多都會還記得
    之後就會很模糊了@~@
    需要的話我可以開始做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