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冷印社 吳邪的小客廳

 

早晨的日光透過落地窗,灑落在小小的客廳。此時,一道人影靜悄悄地打開門進入。經過沙發時,人影停下了腳步,緩緩的將身上的東西放下,俯身靠近沙發。

 

「吳邪‧‧‧‧‧‧」

 

沙發上睡著人,此時正皺著一張臉,看樣子睡的很不舒服。人影輕輕的嘆了口氣,舉起手覆在睡著的人臉上,輕輕的叫著。

 

「吳邪!起來!」

 

恍惚間聽到自己的名字,吳邪緩緩睜開雙眼。不自覺的揉著雙眼,眼前的人影逐漸清晰。

 

「唔‧‧‧‧‧‧!小哥?你回來啦?」

 

「怎麼睡這?」

 

小哥,也就是張起靈,皺著眉頭直盯著吳邪看。吳邪被注視得不好意思,抓著頭傻笑。

 

「就、就‧‧‧‧‧‧看電視不小心睡著了。」

 

「‧‧‧‧‧‧」

 

「‧‧‧‧‧‧小哥?」

 

張起靈沉默,吳邪等了一段時間,還是不見眼前的人說話。這下吳邪完全清醒了,暗自想著。

 

『你個悶油瓶,平時還會哼個兩句,現在是怎麼了?一段時間不見倒成真的悶油瓶了?』

 

吳邪好奇舉起手在張起靈眼前晃,沒晃兩下手就被捉住了。張起靈捉住吳邪的手,一拉,將吳邪抱在懷裡。

 

「小哥?」

 

張起靈將頭埋到吳邪的頸窩裡,輕輕的蹭著吳邪。過了好一會兒吳邪才聽到張起靈悶悶的說了幾個字。

 

「想你‧‧‧‧‧」

 

「什麼?小哥你剛剛說什麼?」

 

吳邪沒有聽清楚,張起靈一雙手已經開始不規矩了起來。吳邪臉紅了起來,心裡直罵:『你個混蛋悶油瓶,那麼久不回來,一回來話說一半就動手動腳,你當老子我專門給你暖床的啊!我好歹也是小三爺,怎麼能讓你這瓶子說亂來就亂來!』打定主意,吳邪拉開張起靈的手,拉開兩人距離。

 

「小哥你等一下,你才剛回來吧?」

 

張起靈無聲的抬起頭,雙眼清澈的望著吳邪,似乎有些不滿。

 

「我、我說小哥,你剛回來總該先梳洗一下吧!」

 

吳邪慌忙躲避張起靈的眼神,ㄚ的他最怕的就是悶油瓶這樣的眼神,每次都被悶油瓶看到忘記自己腦子裡裝的是什麼玩意兒了。

 

「‧‧‧‧‧洗過了」

 

吳邪看看張起靈,簡單乾淨的連帽T跟牛仔褲,清爽的臉上不像每次從斗裡出來一樣有著污泥跟血漬。看來回來前悶油瓶真的有好好梳洗一番。

 

「那、小哥你還沒有吃東西吧?我叫王盟去給你弄幾樣吃的回來好嗎?」

 

「‧‧‧‧‧」

 

張起靈不回答只是往吳邪靠近。吳邪下意識後退。被張起靈一把抓回來。

 

「‧‧‧‧‧不用替我等門。」

 

張起靈一手攬住吳邪的腰,額頭貼著吳邪,靜靜的看著吳邪說著。

 

「哈!我、我才沒有!」

 

吳邪紅著臉,努力上下揮著手想掙脫。

 

「我、我我我、我真的是看影集看到睡著的!」

 

「桌上很乾淨。」

 

「那、那只是!只是‧‧‧‧‧」

 

吳邪還要爭辯,下一秒卻因為張起靈的動作而消音。眼前張起靈微微瞇起雙眼,嘴角勾起。吳邪腦中一片空白,整個人傻在原地。張起靈見狀,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吳邪‧‧‧‧‧」

 

『笑了!這天殺的面攤悶油瓶!沒事笑的、笑的那麼好看做什麼。等等!我、我臉紅個什麼勁!又、又不是第一次看到他笑。』

 

吳邪捧著臉使勁甩頭。

 

張起靈扶住吳邪的頭,吳邪呆呆的回望著張起靈,只見張起靈的臉在面前逐漸放大,放大‧‧‧‧‧。唇上傳來微低的溫度,悶油瓶溫柔的吻著自己,吳邪閉上眼,隨著對方的動作慢慢倒回沙發。

 

「吳邪,我想你‧‧‧‧‧」

 

耳邊傳來略低沉的嗓音,吳邪回應著張起靈的動作,輕柔的摸著張起靈柔軟的髮絲,閉上眼以雙手勾勒著略帶秀氣的五官,緩緩的往下游移。微弱的呻吟自張起靈口中傳出,溫柔的吸輟加重力道,逐漸狂野了起來。吳邪知道自己的睡衣鈕扣一顆顆被解開,那破解無數機關的手順著縫隙迂迴的朝胸口前進。

 

「唔-」

 

胸前紅莓被略低溫的手指夾著,吳邪不住呻吟出來,睡衣已褪至地上,此時‧‧‧‧‧。

 

"碰!"的一聲

 

「天真!我來找你了!」

 

王胖子一腳踹開門,大嗓門瞬間讓沙發上的兩個人僵在原地。

 

「胖‧‧‧‧‧」

 

吳邪拿起被子遮身子,話還沒說出口又被胖子的嗓子壓了下去。

 

「我說天真你給胖爺我憑憑理!俺從出門就看到雙雙對對的在街上卿卿我我,欺負胖爺我王老五就對了!」

 

胖子自顧自的扯開嗓門叫著,從背包拿出一團東西。

 

「所以胖爺俺從朋友那邊拿了個海報,咱爺們出去嗆嗆外頭那群不知好歹的傢伙們!」

 

吳邪感覺身上的張起靈似乎更僵硬了。只見胖子展開布製海報。海報上寫著幾個大字『情侶去死!單身王道!去死去死團招募中!』

 

「走吧!天‧‧‧‧‧!」

 

胖子抬起頭,這才看到吳邪跟張起靈,說出口的話也打住了。

 

「小、小哥‧‧‧‧‧」

 

兩人的動作,胖子再笨也知道是什麼情況,張起靈抬起頭看著胖子。嚇的胖子說了句傻話‧‧‧‧‧。

 

「好、好團!不入嗎‧‧‧‧‧?」

 

 

 

 

 

 

「我就說過不要進去了嘛!王老闆就是不聽!」

 

聽到慘叫聲的王盟塞起耳朵,嘆了口氣。將"本日休息"的牌子掛上門。

 

「張老闆說今天情人節放一天假,還是先走吧!」

 

 

 

 

後記: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胖子萬歲!雖然打到後面我也不知道在打啥就是了。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虛紫 的頭像
虛紫

虛紫&B.W的無責任垃圾堆

虛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栔鵞
  • 為胖子默哀wwwwww(在胸前劃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