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只是想寫出片段情節,我有點不清楚哪邊跟設定不一樣,有的話請給個意見,謝謝。(其實我想寫的只有一個畫面)

 

 

 

 

 

南宮恨看著憶無心抱著顆大石頭,人在石頭下扭動。

『跟石頭玩?』

略皺著眉頭,這女娃兒一早就找到附近,從身上拿出蒸籠、一大包聲稱食材的包袱說要給自己一個驚喜,現在卻在跟石頭玩?唔......沒差,她要跟誰人玩都不關他黑白郎君的事。甩了甩袖子準備離開,細小的聲音從石頭下傳來......。

「黑、黑白郎君......」

南宮恨繼續往前走。

「黑白......郎君......別走......。」

南宮恨放緩腳步,最後還是原地停了下來。

「黑、白......郎君,救、救......我!」

石頭後傳來憶無心虛弱的聲音,南宮恨一愣。

「不是跟石頭玩?」

「......」

「............」

「..................」

「我是被壓住了!不是在跟石頭玩!」

石頭猛然一陣抖動,憶無心使勁吃奶的力氣大叫。南宮恨無所謂的甩甩袖子身子,慢慢走到石頭前。

「所以你是要求我幫你?」

「這樣的小事對黑白郎君不能算達成一個要求吧!而且你不是說達成三個條件以前都不會讓我死?」

「對黑白郎君來說,要求就是要求,不管是大還是小都一樣。而且這樣是不會死的!」

「堂堂一個男子漢,難道你眼睜睜看著一個弱女子被壓在石頭下動彈不得嘛?」

「對黑白郎君來說沒有男子與女子之分,只有強者與弱者!」

「......你!」

憶無心靜默了,決定還是自己想辦法,掙扎著想挪動帶著手環的那隻手,使勁力氣卻絲毫無法抽出手。看來是完全被壓死無法使用能力了,可是這點小事求黑白郎君......。

『這樣就浪費了一個要求了......,魔世的入侵會造成愛護自己的親友、無辜人民的傷亡,這、這樣......』

「唔......」

被石頭壓到有些透不過氣,憶無心悶哼。隨後,身上一輕,壓在身上的石頭被移開了。憶無心站起身大口呼氣,南宮恨不發一語的往馬車移動。

「謝謝你救了我,黑白郎君!」

「救你?是石頭擋到我的路。」

南宮恨頭也不回準備跳上馬車。

「走?你要去哪裡?」

憶無心緊跟在後。

「與你無關!」

說完,就鑽入馬車,憶無心擋住幽靈馬車。在幽靈馬要踩過憶無心的時候,憶無心喊了一句。

「要走等吃完粽子再走!」

聞言,幽靈馬車停在憶無心面前。

「粽子?」

「對、今天我來找你就是想找你一起吃粽子!你看!我帶了蒸籠跟好多食材!」

憶無心一邊說一邊拿出黑色大布包打開,布包內也是一片黑漆漆,看不出是甚麼東西。

「你該回去跟你的家人過,粽子對黑白郎君來說是不需要的!」

「我們家是不吃粽子的。我問了阿姨,粽子是中原人才有在吃的,我沒有吃過,想試試看粽子的味道。」

「這與我何干?」

「因為是黑白郎君是中原人,所以我想跟黑白郎君一起吃,我想黑白郎君吃個粽子也不為過吧?」

憶無心說著說著一邊把黑色布包放在一邊的石頭上,一邊看著黑白郎君從馬車裡探出頭。粉色的唇勾起好笑的弧度。南宮恨靜靜地走向一旁的樹下假寐。

 

 

過了2個時辰......,南宮恨聞到一股奇妙的味道,睜開眼,只看到一塊塊黑色形狀的物體綁著白線散發著神奇的煙捧在憶無心的手心。

「這是甚麼?」

「粽子阿!你看!還熱呼呼地,黑白郎君,趁熱吃吧!」

「......」

「幹嘛不吃?這是我特地做的耶!雖然也只是憑聽過的印象做的,不過我的廚藝還不錯喔!」

眼看黑白郎君偏過頭去表明不理自己,憶無心聳了聳肩,開心的打開名為粽子的黑色表皮。

南宮恨挑眉,斜眼覷著憶無心打開黑色不明物體,內容物浮著許多霧面的神奇小格子跟不停蠕動超出格子的奇妙觸鬚。憶無心張嘴準備咬下去。

「阿!」

神秘觸手馬賽克掉下地面,瞬間蠕動著鑽入地下。憶無心張大眼怒斥。

「你做甚麼!食物都掉地上了!」

「髒掉的東西就不要吃!」

「只是掉到地上而已,找一找拿起來就可以吃了,不要浪費食物!小石啊小石!跟我說粽子跑到哪裡去了?」

『......你真的知道粽子是甚麼食物?』

看著準備扳開石頭挖"粽子"的憶無心,南宮恨輕輕的扶額,一手拎起憶無心。走向馬車。

「你幹嘛啦!嗚哇!......痛!」

揉著疼痛的屁股,憶無心從馬車裡面探出頭,還沒探出頭就被一掌推回馬車內。

「你在裡面等著!」

「幹嘛要等著,黑白郎君你不吃就算了,幹嘛也不讓我吃!」

憶無心氣呼呼的抗議,想鑽出來又再一次被推回去。

「等著,不要黑白郎君再說一次」

南宮恨說完就走向馬車的另外一處。

「嗚!不出去就不出去。好心的想跟黑白郎君你分享粽子一起過端午節,不領情就算了,還打掉我的食物,那可是我精心收集苗疆所有大補稀少的各式食材耶!一口都沒有吃到就沒有了。黑白郎君你這個小氣鬼、蠢蛋!......」

又過了1個時辰......。

憶無心摸著肚子,肚子已經在抗議了。

「好餓...... ,從早上就沒有吃了,黑白郎君又不知道跑去哪裡了?嗯......我偷偷去把跑掉的粽子挖回來應該不會被發現吧!」

憶無心邊說著邊從衣袖裡拿出鋤頭(!?)準備下馬車。一腳還沒跨出,就被拎出馬車。

「黑白郎君,你回來了!」

心虛的把鋤頭放身後,憶無心看著南宮恨笑。一顆飄著香氣、熱呼呼以竹葉綁成三角形的物體送到自己眼前。憶無心好奇的捧著,張大眼。

「這是甚麼?」

「無知小輩連粽子都不知道嘛?」

南宮恨背對著憶無心。憶無心聳聳肩,解開綁著的白線,一股米香和竹葉香及不知名的各種香氣瀰漫開來,完整圓潤的米粒緊密的結成與外型相同的三角形,一口咬下,飽滿的口感跟香氣充斥口中。香菇、蝦仁的口感跟香氣與米飯相輔相乘,咬一口蛋黃,成功的將飽足的感覺再揉合入圓潤感,更別提閃著油亮光澤的肥豬肉了。

「好好吃喔!這就是粽子嘛?」

憶無心一邊吃著一邊滿足的笑著,見黑白郎君沒說話。

「黑白郎君,你沒有得吃嗎?」

「......」

「是嘛?......」

憶無心看了看手中的粽子,笑著將粽子遞給黑白郎君。

「一起吃吧!」

「不用了!」

「一起吃啦!我又不會計較這些,一起吃才好吃啊!」

黑白郎君瞅著憶無心,仍就沒有動作,憶無心等了半天。湊向南宮恨。

「咦?」

憶無心伸手捏住南宮恨嘴角的的一粒飯粒。

「原來你吃過了,難怪你不要吃!」

南宮恨小小的愣了一下,直接把嘴湊近憶無心的指尖,把飯粒吃掉。

「啊!」

「這是我的,我沒說要給你!」

憶無心嚇了好大一跳,聽到南宮恨的話隨即又氣呼呼的叫著。

「誰、誰要跟你搶啊!我只是看到你臉上有飯粒而已!」

「哼!」

「......」

「粽子也吃完了!沒事了吧!」

「沒事了......,可是......,喂!黑白郎君!」

南宮恨自顧自的邊走邊哈哈大笑離去。只剩憶無心站在原地,手中捧著吃了一半的粽子,憶無心喃喃自語。

「又走掉了......算了,謝謝你的粽子,黑白郎君......。」

 

 

-------------------------------------------

 

我只是單純想吃飯粒,錯字歡迎更正。祝大家端午節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虛紫 的頭像
虛紫

虛紫&B.W的無責任垃圾堆

虛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