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來說,就是昨晚的一個夢。寫到後面覺得咱家沁哥好可憐,......我沒加陣營所以仇殺設定那些不了就不管了。你怎麼想就怎麼看(不負責任)。當同人看看就好吧!(笑)

 

 

龍門荒漠

 

滿身是傷的明教男子不斷的揮著刀,沒想到一到龍門客棧附近還是一堆惡人追殺自己,氣喘吁吁的砍殺最後一名尚存的七秀,明教男子覺得自己快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了,剛剛緊急時有向小月求

救,估計也快到了吧,只要撐到那時候......到那時候就沒事了吧?

「唔......血一直擋住視線!」

擦去流下的血跡遮住視線的同時,幾道黑影向自己撲來。

「浩氣的!留下你的......!」

惡人們從一旁竄出,話還沒說完,就被接連砍中倒地,接連從遠處撲來的是一抹紫色身影。

『還真是......殺都殺不完!令人厭煩!看這步法,是新手吧?』

男子邊想著邊瞬步移動到紫色身影背後,劈刀砍下......只聽到熟悉的一聲呼喊,明教男子略帶錯愕卻已經沒有體力張開眼來確認了。

 

「喵......叔......!」

 

『小、小卿!?』

 

 

 

 

 

 

 

龍門荒漠一處綠洲

 

「喵叔!喵叔你快起來!」

耳邊傳來小月的叫聲,喵教男子努力挪動傷痕累累的身子跟眼皮。

『看來真的是太久沒有活動了,才會像這次這樣被打的那麼慘!不過還好小月來了......但是小月幹嘛一直叫叫叫的吵死人了,明明是隻小黃雞幹嘛學天策吵人?』

皺了皺眉頭,男子決定繼續睡過去。

「沁‧如‧風!你給我起來!」

臉上一陣刺痛,男子不得不艱難的睜開眼,只見小遙怒不可遷的看著自己,高揚的右手正打算下一個巴掌。

「小遙?你怎麼會來,你是想喵叔的才跟小月一起來看我嗎?」

喵叔開心的看著眼前的小黃雞跟丐蘿,不知道為什麼兩人會湊在一起。原本沉重的身軀也感覺輕鬆許多,坐起身來,打算給小羅莉們來個擁抱。小遙閃過後退起身,瞪著喵叔。

「不是!」

「怎麼了小遙?」

喵叔不懂,平常就算是認真戰鬥時也沒看過小遙這樣的表情,連小月也是一臉嚴肅。

小遙看了看喵叔,又和小月對看了一眼,兩人同指向一個方向。

「那邊......有甚麼......!」

喵叔順著兩人的手看向一處,頓時瞪大了雙眼,想起昏迷前。

 

紫色的身影撲向自己,喵叔感受到對方的氣息閃過,急速換步隱身繞至對方身後。手中雙刀交錯劈下,對方沒有閃躲,大量的血順著傷口迅速在衣物上擴散、滴下。喵叔納悶為何對方不閃躲,

只見那身影一頓,努力撐著身子轉過身。小小的臉佈滿淚水,不解的看著自己。

「喵......叔?」

 

「小卿怎麼會倒在那裡?」

穿著萬花校服的小卿躺在不遠處,一動也不動。喵叔艱難的移動過去,抱著小卿,卻發現對方身體冰冷面色如紙,平常愛笑的嘴角沾染了大片乾掉的血漬。喵叔慌張的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兩人。

「你問小月!」

小瑤說完就背對喵叔,不再說話。小月看著喵叔,面有難色。

「......」

喵叔看著小月。

「你......砍殺了小卿!」

「什!......」

喵叔愣在原地。

「我趕來的時候,看到小卿想衝上前去撞開要偷襲你的人,可是,你卻轉身砍殺小卿。」

「我......砍殺了......?」

低頭看著像睡著的小花蘿,喵叔溫柔的擦去嘴角的血漬,輕輕的摸著對方的臉蛋,腦袋陷入一片空白,然而手中鮮明的觸感告訴自己那是事實。

 

「喵叔...」

「喵叔...?」

小瑤跟小月擔心的看著默默抱著小卿,將臉埋進小卿頸子的喵叔。

 

「喵叔!喵叔!說好了有一天就算我入陣營,也會遠遠避開喵叔,不會傷害喵叔喔!」

「恩,喵叔不會砍小卿的。」

摸了摸小花蘿,喵叔笑著說。

「恩......就算有一天碰到,那我寧願給喵叔殺死!」

「才不會,喵叔會認出小卿,離小卿遠遠的!」

「嘿嘿嘿!所以我最喜歡喵叔了」

小卿抱住喵叔的腰,開心的笑了

 

「我、我答應小卿,不會傷害你......不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虛紫 的頭像
虛紫

虛紫&B.W的無責任垃圾堆

虛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